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血液病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玮玮新新

[分享][原创]一路上,我放不下那些镜头 [复制链接]

Rank: 2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07-7-5
注册时间
2007-4-10
帖子
86
发表于 2007-5-23 20:18:25 |显示全部楼层
<p>&nbsp;&nbsp; 我所在的科室护士就特别好,病房的颜色很单调,但每天看到她们花一样的笑容,心情就好了很多。特别是韵护士,耿护士,待我就象亲人般,排异时失去信心时,她们就安慰我,给我力量,给我带来了阳光,给了我春天的温暖,我真的好感谢她们!她们是我心中最美的天使了!</p>

Rank: 3Rank: 3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17-3-21
注册时间
2005-7-3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07-5-26 07:03:02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119911" size="4"><strong>镜头10:</strong></font></p><p><strong><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119911" size="4">&nbsp;&nbsp;&nbsp; 天津医院<br/>&nbsp;&nbsp;&nbsp; 食堂&nbsp; 路上</font></strong><strong><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119911" size="4"><br/>&nbsp;&nbsp;&nbsp; 在津的每一天,我们似乎活得非常单纯。每一天, 任由医生护士的安排,接受检查、每天两次搬移出病房,到门口放了张折叠床,家家户户围着这床而坐,或等着在外的人送来饭食,或已经开火吃上了。每一天,孩子和妻就困守在病房里,不得出去,妈妈们互相交流的机会要远远多于爸爸们。他们会心生出怎样的想法,我不得而知。妻看似平常的表情里,好像读不出更多的苦。但我能体会到,她在撑,和我一起。<br/>&nbsp;&nbsp;&nbsp; 有一段时间,早饭我都是自己用电饭锅熬了稀饭,里面或者放些大枣,或者放些小米,然后,天还没亮我就到了病房,玮玮和妻还没醒,我悄悄地进了病房,蓄了一暖瓶热水,再打上一脸盆热水,把所有的餐具用热水烫了,就去医院的食堂去打饭了。<br/>&nbsp;&nbsp;&nbsp;&nbsp;我可以到食堂打些油条,或者豆包之类的干粮,就着稀饭吃。还清晰地记着有一次,那天早晨,我去得早,食堂送油条的人刚到。我很稀奇地看,边想,噢,原来食堂的油条不是自己炸的,那个送货的泡沫箱子就放在地上,油污的箱子里就那么散放了一根根往常我们吃的油条。恰巧那时,一捆油条掉到了地上,他们连看都没看,就抓了放回到柜台里,有的甚至上面还带着泥渍。就在那时,我回想起玮玮抓起一根大果子,吃得很香的样子。我的心里格外不是滋味!那天,玮玮没有油条吃了,我只带了几个豆沙包回来,妻问起时,我只说卖没了。<br/>&nbsp;&nbsp;&nbsp;&nbsp;穿过住院部和另外一幢楼中间,就是去往医院食堂的路。那条路上,我多少次地看另外一幢楼,是什么做血液研究的工作室吧!每次看看,都想着也许会从那里生出些希望。有一次,说是抽家长的血来和孩子的对比,家长们就说,抽了血就送到对面的楼里,我就在洗漱间的窗子朝外看那间高楼,有人穿了白大坐在电脑边,俨然是在研究着什么。那天,看了浓浓的鲜血从我的静脉流出,说实的,我心生过怎样的想法,但愿有天有攻克这病的消息传来,哪怕是一点进展也好啊!我的血和玮玮的血送出之后,玮玮的血相出来了,但是我的却至今没有回复。他们也许忘了抽过我的血,我尽量不去想,只希望有一天,我的这一点贡献能换来孩子们的生命的光!每次走过那楼时,我就这样带着好的想法来揣测。那条路上,我接过姐姐、同事关爱的电话,一边说一边向食堂,一边经过这里。</font></strong><strong><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119911" size="4"><br/>&nbsp;&nbsp;&nbsp; </font></strong></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26 7:28:30编辑过]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Rank: 2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07-8-14
注册时间
2007-4-12
帖子
43
发表于 2007-5-26 16:07:29 |显示全部楼层
<p></p><p>&nbsp;好象我们这些孩子的生活都是这样,不知别的病友是不是有同感?</p><p>&nbsp; </p>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曾益其所不能。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愿你我共勉!

Rank: 3Rank: 3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17-3-21
注册时间
2005-7-3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07-6-3 19:15:08 |显示全部楼层
<p><strong><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119911" size="5">镜头11: <br/>  天津的街头<br/>  我和妻相携而行<br/>  门冬下来的时候,几次问医生儿子的情况,主治医生竟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妻开始担心,不停地想探个究竟,这便惹了烦了医生。“不行就再做个骨穿看看。”想起玮玮扛了那么多的苦痛,我们心里更不是滋味。正好一个病友从上海回来,我们顺便打听了情况。那天,我们决定转走。说是转院,其是并不是,而是出院,然后再到别的医院看,二者还是有区别的。当然,这次赴沪,此事不是唯一的原因,但有一定的作用。<br/>  细细想来,天津的四十天生活,有些暗无天日,每天一样的节奏,却不时有新的打击袭来。每天目睹着太多的来来往往的无助者,每天看惯了医生护士琐碎的吆喝和机关算尽,觉得世界更加的不公。医治之余还要用更多的心思来考虑怎样来维持医生医治的热心。。。<br/>  打算出发的那天,我从天津站台从票贩手中花了高价弄了两张K33的车票。这在我的另帖<风雨求治路>中提及过,就不赘述了。记得要离津的那天上午,我办好了所有的出院手续。最忙的当然就是把存在银行的钱弄走。因为走得急,我和妻决定提出钱来随身带走,记得那时有个5万元吧,由于没有预约,一家银行不能同时取出,就得多跑几家。妻挽着我的手臂,我们走到一家农行储蓄所,提出一些,又急急地走到另外一家,就这样一路走了三家吧,发觉已经走离医院好远了。想着玮玮还委托病友看护着,不知道他会不会等急了呢?这一段时间,玮玮没有离开过我们,而今天显得格外特殊。我们带着共同的牵挂,在外面相互支撑着走。<br/>  那天,妻一直挎着我的胳臂,说真的,玮玮发病之后的这四十天里,妻好像没有这样挎过我。她细小的手臂穿越我的胳臂时,我才想起,我给予她的支持实在太少了。妻每天面对的事情,比起我的寒冷、孤独、思念来说,要严酷得多。生活往往要与人分享的,尤其是面对苦难时,而我仿佛做得不够。四十天的生活之后,我发现,我们太多地流连于对苦难中的自己的深深自怜中,囿于一个天塌地陷的烦恼里,怕失去玮玮,每一刻都想拉着他的手,都想把胳臂放于玮玮的颈下,听小家伙细嫩的呼吸,完全忽视了妻。那天,天津的街路一改往日的干冷,有阳光出现在12月末的天空,真的,我也许是忘了几天前的冷,忘了想讨回多付给房东房租时遭遇到的嘲笑和回绝,忘了站在医院外阳台时看病友叹气的伤感,妻偎着我走回到病房,玮玮正和小美女说什么,病友说,特意多做出了饭菜给我们,一下子,有即别时那种别样的温暖升起,它让我至今难忘。<br/>  要走出天津时,有病友来送,有病友把我扯进他们的病房,留了电话,留了嘱咐,仿佛也留了希望。其实,我也不知道,前面是怎么样的一条路,等着我们的是什么,但那是我和妻共同的决定,留给病友的是:“反正我们都在外面治,只不过是走远一点罢了。”想起那种相携走着的样子,我想那是宿命的,也许老了时,我们也是那样的吧,不变的是爱,变了的是年龄和心境。</font></strong></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6-3 19:32:01编辑过]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Rank: 3Rank: 3

威望
5 点
最后登录
2009-6-24
注册时间
2006-1-11
帖子
209
发表于 2007-6-3 21:23:40 |显示全部楼层
<p>父母对孩子的一片心啊,真是大爱无私......</p>[em36][em36][em36][em36][em36][em36][em36][em36][em36]
:)

Rank: 2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08-4-12
注册时间
2007-4-27
帖子
23
发表于 2007-6-6 21:26:01 |显示全部楼层
<p>一边哭一边看</p><p>我侄女也三岁半,在北京。我哥和我嫂子跟着去的。看着您的文章就想象着他们的生活。逃避,麻木,寂寞~~~</p><p>我哥是胃溃疡,原本就挺守,现在也就100斤左右。心酸ING</p><p>啥时候上天也给咱们减减刑。让所有白血病的孩子都好,好的利利索索~~!</p><p></p>

Rank: 3Rank: 3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17-3-21
注册时间
2005-7-3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07-6-15 12:39:45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段时间没有继续写这个帖子了.这段时间一直想写,玮玮有些小烧,刚刚好.又赶上单位很忙.是积攒了不少的情绪.我会继续把在到沪游荡/在<风雨求治路>一帖中不曾说尽的情节说出来.也谢谢大家来分享我们的经历.我们可以一起来把这些写出来!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Rank: 2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08-4-3
注册时间
2007-1-10
帖子
17
发表于 2007-6-20 14:47:12 |显示全部楼层
<p>很心酸!</p>

Rank: 2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08-4-12
注册时间
2007-4-27
帖子
23
发表于 2007-7-16 21:42:04 |显示全部楼层
<p><strong>谁能告诉我,当你们把手里最后一笔钱交给医院时,你的心情是什么?当你告诉孩子爸爸没钱给你看拉,孩子拿着一大把一毛的钱给你说我有时,又是怎样的心情?当你求助无门时,你又会怎么想?他是个标危啊,他的生与死你该怎么选择。是否要无奈的看他在你手中滑落,谁又能告诉我那个农民可以拿出着20几万,谁给农民的孩子一点生存的机会,和谐社会叫我怎么去体验?</strong></p><p><strong>&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黄连苦穷人更苦,春冰薄人情更薄</strong></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strong>万般皆由命 半点不由人</strong></p><p><strong></strong></p><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p>

Rank: 3Rank: 3

威望
0 点
最后登录
2017-3-21
注册时间
2005-7-30
帖子
221
发表于 2007-7-19 06:23:43 |显示全部楼层
<p><strong><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119911" size="5">镜头12: <br/>  火车上<br/>  从远方向更远的地方走<br/>&nbsp;&nbsp;&nbsp; 对于我们来讲,已经离开了家乡,走多远就都是走了.从天津噩梦般的生活中走出,我们上了K33从天津到上海去的火车.这一走,成了多少次来来往往中的一次,每一次漫长的行程,我们尽量让其平常而安静.玮玮已然习惯了,已经没有了从长到津时坐火车上的不安.当然,这一次,玮玮化了一次疗,血相平稳些的原因吧.玮玮戴了厚厚的口罩,就像一个被打了烙印的囚犯般坐在一车人的视线里.偶有好事的人会煞有介事的问,这孩子生病了吧.还有不知好歹的人,细细地审查一番,之后再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来看你.我相信那绝谈不上同情,也许只是好奇,然后留待之后的某种地方当作一种谈资.<br/>&nbsp;&nbsp;&nbsp; 玮玮和我们不知道未来的命运,第一次透过医院的影子我们一起看外面的风景,有种别样的感觉,怪怪的,像是变了态一般.看着那样所谓的"健康"人谈笑自如,这是事隔三年之后,我们方重拾的一点点.那天应该是03年的12月31日,是岁尾.到达上海应该会是在第二年的元旦.火车上显得有些安静,列车员早早看出了"问题",从我那儿轻而易举地知道了实情.列车员是一个很稳重的家乡人,她逗玮玮说了些话,玮玮和她也不掩饰什么,好在小家伙还不明白自己病的含义,列车员一直自然而亲切的眼神让我很是安慰,这也许是我想看到的那种,不管她真不真实,短不短暂!<br/>&nbsp;&nbsp;&nbsp; 过了一会儿,火车广播开始播放歌曲了.我清楚地记得那广播里突然传来的问候:“现在我们为到上海求治的**车玮玮小朋友播放一首歌曲,祝他快乐、顺利。”一时间,空气中都是《童年》那首歌在流动,池塘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列车员拿了张列车的纪念的明信片,送给了玮玮,至今,那张有铁路特色的明信片放在我们的夹子里,有种感动一直在那里。<br/>&nbsp;&nbsp;&nbsp; 那种被理解与关爱的感受深深地刻在记忆里,这不是我们强求给这个社会的,却偏得了,我们我们是幸运的。至少在多少年过后的某个日子,这会抵消些许世俗带给我们的或者是带给无辜的玮玮的伤感。风雨一路上,那列安静的车厢把我在天津站前黄昏时跟着票贩子绕来绕去到一个到现在我都找不到的小店去弄黑车票的惊慌消磨了许多!!</font></strong></p>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 ( 京ICP备17071502号-1 )

GMT+8, 2019-1-22 08:1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