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夜尽天明,向死而生

本帖最后由 zhengwei 于 2017-7-15 15:59 编辑


2007年,北京玉海园。一觉醒来已过12点,客厅电视里喜洋洋正到尾声,一起合租的小朋友把遥控递给我,边吃着高压锅压出来的红薯粥,边随意打着频道。在手机还只能通过wap获得糟糕上网体验的年代,3D动画还是个很稀奇的玩意儿,所以当看到《秦时明月》的时候,感觉新世界的大门瞬间被打开。在中国浩瀚的历史进程中,最能引起我兴趣的可能就是秦皇大一统、楚汉相争这前后不到百年的巨变吧,究其原因,似乎和小学时代在《科幻世界》上看到了连载小说《天意》有关?或许吧,太久远了。
2017年,杭州白马湖动漫展。默默的站在玄机科技的展台前发呆,好在周围人比较多,注意力都被coser吸引着,没人察觉我的异样。《秦时明月》十周年纪念的周边卖得很火,队伍排得很长,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宣传片,从百步飞剑、夜尽天明、诸子百家到万里长城、君临天下。嗯,十年了,猛然发现时光的流逝其实就体现在当年看过的各种小说、动漫都进化成了IP,不用说盗墓笔记、鬼吹灯系列,连何以笙箫默、秦时明月也有了电视剧版,据说,天意也正在被翻拍为电视剧。嗯,十年了,该夜尽天明了吧,我觉着是,可惜当年合租的小朋友永远定格在了认识她的第二年,后来和弟弟一起看喜洋洋的时候,还是会想起她。
处女座么,通常还是有些执着较真的。本来想着五年关口也没呻吟什么,十年么,自然也就算了,或者实在要感慨,纪念日抒发一下?离着还有大半个月呢,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特别想留下一段文字。
人生真的很奇妙。
“西湖龙井虎跑水”,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虎跑泉有天下第三泉之称。而天下第一泉,有两种说法,一是济南趵突泉,一是北京玉泉。玉泉么,虽然没真正去,但在玉泉路呆了大半年,就算去过了吧。前段时间趁着开会的机会,去了趟趵突泉,所以现在差个第二泉的镇江中冷泉就把前三甲集齐咯。
当年刚知道诊断结果的时候,没忍住,大哭了一场,不过也就哭了那么一次。哭完就给汤包打电话,看看他家在医院有没有熟人。找的是脑外的况主任,跟血液科的大夫打了个招呼,按我目前的认识,这种招呼其实也没啥作用,所以多年以后某次门诊肖主任问到我是不是有个同学家长在××工作的时候,我还是很惊讶。再后来,实习时有次跟况主任搭台,纠结了会儿,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的和主麻一起上好了麻醉,再也没吭声。汤包去年也博士毕业了,向着汤教授继续前行,班上还没毕业的,就我了吧。
因为弟弟小升初,一中作为备胎,必然还是要去了解下的。母校十余年间实力的不断下滑,虽然唏嘘却也无奈,遥想当初刚踏入校门,门口喜报一片清北,各种985,何等风光。老妈和邻座家长聊天,知道对方就是一中老师后多聊了几句,聊到了我这个在一中呆了这么多年的老大,提到了我身体不太好,对方马上反应过来,问是不是当年移植后来考上一本的那个,那会儿她刚来这边工作。所以,有时候,即使你自己想彻底遗忘,但烙印却始终存在。
讲真,我后悔学医了。倒不是因为医患关系恶劣的大背景,而是自己的幼稚与武断。敢在高考志愿里只填一所学校,专业全是医学相关且不服从调剂,我想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学医的初衷是想学点有用的东西,可以照顾好自己,不用父母担心。另一方面,觉着自己走不出来,索性就去拥抱。然而事实证明,即没有走出来,也做不到热情拥抱。当初凭什么认为学医就可以不和过去做切割,就可以一身轻松?还是too young,too na瘀攀。如果再勇敢一点,不做逃兵,不学医,现在会是怎样的场景?
最近负能量爆棚。隔壁医院猝死两位麻醉规陪生了,自己医院昏倒一个,脑出血一个,更别说媒体报道的其他科室大夫的猝死。虽说和劳累、超负荷工作未必有直接关系,但总还是慎人。倍他乐克就终身吃着吧,也不打算停了,总归能降低点远期猝死率。想想离找工作也不远,还是没考虑好,到底是争取附院还是留个差点的医院混混日子,过完这辈子。其实现在又何尝不是混日子?老板眼中的有点科研才能,不过是根据既往文献进行模仿,所谓的临床科研无非是设计模仿加数据统计而已,meta这种,有压力的话更是1月1篇,灌水妥妥的。基础科研虽接触得不多,估摸着套路也都一样,只不过实验技术的壁垒性更强而已,毕竟小众么。要是大家都玩high了,那也就没神秘性了。相信总有一天,有公司会把实验外包做成质优价廉的。就像大佬们所说,最重要的,是idea,这玩意儿,没点功底还是玩不转的。
历经沧桑的后果,就是看淡一切。确诊前的自己,好强不服输,总想做到最好。现在除了在活下来这件事上,拼尽全力,还有什么是自己努力坚持到最后一刻的?没有。习惯了妥协,习惯了放弃,习惯了把自己当成旁观者,习惯了对自己说,算了吧。哪怕是感情上,也逃不出这循环,有人说,是爱得不够深,我说,爱是什么? 对不起,小鹿乱撞那种,高中后就再没体验过。聊得来,相处很舒服,会思念会为对方考虑,我觉着已经是爱了,或许依旧是too young,too na瘀攀。偶尔袭来一阵孤独,真的很要人命。总是盼望着有人能领着我走出来,陪伴自己一起去看这个世界,然而似乎已然明白,等待,永远是无止尽的。
前几天去市三挂了个脱发门诊,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挽救下。唯一能看出端倪的,除了左锁骨下深静脉置管留下的疤痕,也就剩下头发了吧。虽然一直不太在意,但毕竟还有下一个十年要过。嗯,我相信有。杭州的无现金社会真的很神奇,原来市三早已没有人工挂号窗口,绑定好支付宝与市民卡后,自助机上挂号,支付宝自动扣费,门诊看完药费也自动支付宝里扣掉,全程几乎不怎么排队。同样是这周,美国FDA通过了诺华公司一个CAR-T产品的上市申请,成为首个通过批准的商品化CAR-T。科技就是如此神奇,期待着这项技术的进一步推广与发展。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好多年没码这么长的心情文字了,以此纪念第一个十周年,还是值得的。是啊,终于十年了,还依稀记得十年前踏足帝都时的忐忑。那会儿,四环2万不到的房价已让我目瞪口呆,现在看来,还是见识太少。房价真心压得普通人喘不过气来,其实杭州房价要是没这么高,我还是很愿意留老板身边的,不就是做做实验写写文章么,完全能hold住。老妈说,当年要是不生病,她是准备在我高考后在红谷滩下手一套的,也就能见证房价成倍翻的奇迹了。不过现在貌似九龙湖也快接近翻倍了?涨成这样,谁愿意去做实业呢。貌似想远了。
还是展望展望下个十年吧,希望身边的人都平安幸福,希望自己能彻底重新开始新生活,做点喜欢做的事,陪在喜欢的人身边,聊聊天,过过小日子,少点烦恼,多点快乐,珍惜当下活着的每一刻。十年之后,夜尽天明,再去过多纠结,似乎太矫情。向死而生吧,要积极向上点了,要不然下个十年,还得在这儿无病呻吟。
1989年生人,男,2006年10月确诊急淋L2,B细胞,予VDLP方案一疗程后达完全缓解,巩固7个疗后做半相合移植,2007回输,供者为我爸,HLA配型为9/10。回输后41天发生肠道急排。10年高考,现于麻醉专业学习。 急淋群3:85862402  血液病家园50492514

全部看完,写的很好,期待更多更好的心情文字在此出现.
2011年2月22日初诊为CML,服羟基脲一年余,2012年5月26日改服印度V至今,血象一直偏低。

TOP

十年了,不容易,且行且珍惜!看着你的文字,很有感触,我休学后复学准备毕业论文答辩,一个同学问我我们那一届是不是有个白血病的学姐,我说就是我啊!呜哈哈~~~~好得意。现在上班了,特别忙,我隐藏了所有藏匿在这个城市中,有时候感觉自己也挺不容易,好不容易换来的生命还要加班加班加班,生病的时候很羡慕活在社会中的人,我一度离开又再回到社会中,现在要披荆斩棘,像个战士一样!
88年,女,2009.11确诊T—ALL,2010.04无关供者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