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每次看病友的故事都很难受,总得强忍眼泪。所以现在都不敢再看这样的经历,但是得谢谢楼主把这些经历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很理解你的心情,同时恭喜楼主已经痊愈!祝幸福快乐!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TOP

 

疑似浸润

经过那天夜晚的昏倒之后,我的状况逐渐好了起来,可以半坐着吃饭看书了,头脑也异常清醒起来,高烧真的褪去了,我知道这是输血的作用,但应该是暂时的,我自己的造血功能恢复之前,是随时会有危险的。

但,这不影响我的心情,我很享受,忍着嘴巴溃疡的痛苦,吃着各样的食品,目的就是希望多增加点营养,早日恢复造血功能……

“妈呀,开灯,有东西咬我”一天夜里,我突然叫了起来。妈妈很吃惊,从旁边的床上起来,问我怎么回事。

“有东西咬我,真疼”

“哪里呀?怎么回事”

……

“东西”当然没找到,但疼痛没有消失,我的胸腹两侧,以及脊背两侧都在痛,痛得我自己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痛。

请来了医生,医生也没办法,只是安慰我们一下,只能,明天去做B超,还好,疼痛缓解了一些,我们也就只能盼着B超了。

做着轮椅下去,B超做完,没什么结果,医生还让等等肝、肾功能报告……


结果还没出来,我的身体给了答案,第二天晚上,我身上开始起包了,凡是疼痛的地方,都起了包。

叫医生过来看,医生说是可能是 躺时间久了,长了湿疹之类,先有点红霉素软膏试试……


真是庸医害死人! 不过这个值班的庸医,还算是救了我,从此后,我不在言听计从,开始有了怀疑精神,正是种怀疑精神,后来救了我的命,这是后话,后面再说。


妈妈买来了软膏,我心里觉得不舒服,总觉得不可能是什么疹子……最后决定用腿上的一个包,来试验一下;正是这次试验,给我留下了一个疤痕,现在还有……

一夜无话,第二天,包包一如既往,只是我腿上抹了药膏的大了许多……急了,我申请了会诊;

来了几个医生,也没看出来是什么,会诊也他妈的就那么回事儿!

主任回来了,决定先做一个病理实验;明确的说,要吸出一点体液。来化验一下;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唯一的进过的一次手术室;当我被麻醉了之后,我觉得有些不对,就说,不是说用针抽出来一点体液吗?怎么还动刀?

那个该死的女医生,不让我动,一个助理,马上过来按住我,只觉得那冰冷的刀一下子就割了进去,我似乎都听到刀锋割破皮肉的声音……

我不敢乱动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一会功夫,一个不大的手术做好了,我还想和她理论一下,她已经收拾后东西,转身离开了,

“单子上不是说,病理吗,病理就是这么做的,什么针呀”

当我出了手术室,再去找她时,她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

看着她冰冷的面孔,我觉得理论下去也没用了,况且手术也不大,算了。

所以,无奈的离开了,只是走过她的办公室时,觉得她的头发不再飘逸,会慢慢掉光……


病理的结果出来了,也没什么,医生只是说,没有感染,等药力上来就好了,语焉不详。


第二天,真的慢慢变小了;我只能自己慢慢琢磨了,书上说的浸润和这个很类似,一般发生浸润的预后都不太好,而且有可能会浸润到大脑皮层或者睾丸……

这也许是医生语焉不详的原因吧!

就这样,这次的遭遇,我现在都不清楚。

在自己心里,这就是一次“浸润”了,也就是很多幼稚细胞,被化疗的药物刺激,往药物浓度低的面下组织里面躲藏……

不知道对不对,呵呵,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后来这些包包都慢慢消失了,只有一个被手术的那个,留下了永久的疤痕,算是给我留下的纪念吧,每次摸到这个疤痕,我都会诅咒一下那满头飘逸长发的女医生,还要骂一骂祖国的医疗制度,这狗日的,龟儿子,差点害死老子……


2000年8月M4eo   常规化疗,2004年停药,目前一切都好

TOP

 

出院

一共在医院住了60天左右的样子,我终于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前,爸爸在家里把一个小房间腾出来给我住,换了玻璃,把四姨家的铁床加长了一尺,好方便我来住,还买来了消毒灯,这样可以每天消毒。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我回来。可是出院的事情,我说的不算啊,只能等医生。

伴随着我身上浸润的包包慢慢消退,我第三次骨穿结果也出来了“完全缓解”;

这几个字,对我来讲,从死亡线上,我爬回来一回了。

这时候,我已经很久不敢刷牙了,每天不停的用漱口水漱呀漱,口罩摘下来,满脸的胡子,妹妹拿来小剪子,小心翼翼的帮我剪掉胡子,让已经很憔悴的我看起来能够英俊一些。我的体重只有135了,几十天的折腾,我整整掉了40斤的肉!

40斤,我用手比划一下,好大一坨猪肉呀,恐怕我现在都背不动!

一个动作,惹得满房间的人哄堂大笑。

“说实话,从高间里走出来的不多,你运气挺好!”

哦,那我买一张彩票试试……

随便想了一串数字,让妹妹去买了,呵呵,还真中了5元钱!

从此后,我再没有买彩票了,直到现在都没买了,我觉得我的运气也就那5块钱了。


接下来,我就去找医生,准备出院回家静养。

医生不同意,我反复的让妹妹去问,后来签了字,可以回家。不过回去只能待11天,11天之后回来继续上疗。


11天就11天吧,反正我可以回家去看看了。


哈尔滨的10月,已经开始下雪了,住院的时候我还穿着短袖,现在,只能穿着妈妈做的棉裤了……

出院那天,谭总派了一辆车送我,那天下着雪,我坐在车上,望着窗外的田野,北风吹着雪粒,夹杂着部分树叶,拍打着车窗,这嘈杂的声音在我的耳里是那样的亲切,毕竟,我都很久没有下楼了!


家里的亲戚已经在我家里等,大家知道,我这病怕感染,只能分批的探望,他们把家里的暖气烧得很暖,回到家里,我就坐在炕头,开心的看着姥姥她们忙活着做面,姥姥笑得很开心,一边帮我盛着面片,一边念叨着,上车饺子下车面,我大外孙子吃了面就好了,多吃点……

2000年8月M4eo   常规化疗,2004年停药,目前一切都好

TOP

QUOTE:
以下是引用春天里的凤凰在2010-6-4 22:25:11的发言:
我可以加你为好友吗?我也是M4,我的QQ号是603918585.

没加上,需要名字验证

2000年8月M4eo   常规化疗,2004年停药,目前一切都好

TOP

一口气写到出院了,呵呵,鼓励一下自己。

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凝重,没办法了,已经尽力调节了,骨子里的深沉,挥之不去了

2000年8月M4eo   常规化疗,2004年停药,目前一切都好

TOP

 

家里的冬春夏秋

生病了,回家里养,天经地义!家里在东北农村,不是特别的穷,只能算上比较穷,呵呵。但居住条件还好,接近一亩地的院子里,有4间砖瓦房,屋后,有一条人工河,离家里几百米的地方,是一片树林,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杨树林,但环境很好,算是天然的疗养院。

从2000-10到2003.2我除了住院,就是回到这里来休息了。

平时就是妈妈和爸爸在家,我在读书,妹妹在打工,一切都很正常,甚至房子略显空旷。现在,我回来养病了,妹妹也在家里照顾我,一下子,家里有了生气,虽然大家一想到我的病还是有些伤心,但大多数的日子里,还是充满了温馨和快乐。

冬日里,我只要能起床,就到河边去散步,虽然河里没有水,连冰都没有,但是我走在空旷的原野上,也觉得浑身舒坦;大多数时候,我都会走到村头的杨树林里散散步,有时看看自己以前亲手栽的小树,有时回忆一下以前上学时在这里读书的情景,很快乐;实在没有力气的时候,我就在院子里散步,晒晒太阳,也很舒服。

第二年春天,妈妈养了很多鸡,很多鹅,加上爸爸一直喂养的5头牛,满是生机!每天我站在院子里,拿上少许的玉米,把玉米撒的很远,看那些小鸡们飞奔打闹的样子,仿佛自己就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非常开心。有时候也会赶着一大群鹅去河边吃草,当然,我是不管他们的,只是走走停停,不让别人捉去即可,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妈妈就会来接我,我只能看着妈妈赶着鹅走在前面,我一步一步吃力的追赶……

秋天的时候,我就有很多鸡吃了,妈妈杀了鸡,把一些胸肉和腿肉剔下来,帮我包饺子,剩下的骨架会用土豆炖起来吃,但爸爸、妈妈几乎只吃土豆,好像他们只喜欢吃土豆一样……

为了改善伙食,爸爸经常跑去买来猪肝、猪血、猪肠;自制血肠,手掰肝等来给我解馋

……

在激素的刺激下,我的胃口很好,体重也是直线的上升,一下子涨回来从前的肉还不算,还多出了很多,达到了200斤。

一年之后,我觉得体能恢复一些,就在院子里的电视杆上钉上木板,找来一根竹条,做成篮筐的模样,在院子里找找打篮球的感觉……

书几乎是荒废的,很少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都这个样子了,还读什么书呢,算了,多活一天算一天。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6-7 13:58:06编辑过]

2000年8月M4eo   常规化疗,2004年停药,目前一切都好

TOP

 

占卜与偏方

得了病,算卦和偏方都是跑不掉的,尤其是我在农村,更是经历了比较多,这里把他们汇总一下,一起发上来。

我是彻底的无神论者,,从来不相信算卦之类的“封建迷信”,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我小时候,又一次生病感冒了,姥姥找来镜子和鸡蛋,嘴里念念有辞,鸡蛋立起来了;姥姥就买上几张纸,给那个“远房亲戚”烧了去……

我觉得好玩,就爬起来,拿着鸡蛋,学者姥姥的样子,哎,没想到,鸡蛋也立了起来,从此后,没神没鬼似乎就有了证据。


刚开始得病时,还是姥姥最先行动的。

她找来邻村算得很准的大仙来帮我掐算,结论是家里得罪了祖宗等等,还煞有介事的除了破解的办法……,那办法我就不说了,只知道从来不信的爸爸,依照执行了,在家里把所有的光挡上,跪在那里……

我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但估计跟很多人一样:先信了再说吧。


然后就是大姨了,大姨受姥姥影响,对这些比较信,他拉上妈妈,跑了几十里路,到一个远近闻名的算命先生,这个先生有来头,根据我的八字,算到我得了肾病或者血病……他也同样给出了破解之法,用一件我穿过的衣服,施了法术,让妈妈保护着,不能让别人碰到,拿到医院,直接盖在我的身上……可怜我妈妈一路折腾,做了汽车、火车,一路赶到医院,亲手把衣服盖在我的被子上,才长出一口气,每次想到妈妈抱着衣服的样子,都很难受,泪水不止一次的湿润我的眼睛。


后来,我养病的间歇,得到一本“易经”,我学了一段之后,跟自己算了一卦。还真是五行缺水,得肾病和血病……我惊得一身冷汗,还真考虑听他的破解之法,给自己改个有水的名字……后来在网络上我就用“法师”来称呼自己,一是表明我相信易经,在者就是他还真带水!

呵呵。

偏方我我试了很多,最可怕的就是有个方子,让喝7只白鹅的血,还没告诉我怎么喝。妈妈就说,那一只一只来吧,就买来了白鹅;爸爸更狠,拿一个碗,装上点温水,当我的面,把鹅杀了,血滴下来,我拿着血碗,一口气把它喝掉……

第一只还算顺利。没几天妈妈又买来一只,这次可能是水温没找好,我端着碗怎么也喝不下。最后强迫自己把他灌进去……结果,难受了好几天,我拒绝再吃。

还有离谱的,说吃了猫头鹰就好了,也真巧了,刚听说没几天,老舅就在院子里用砖头打到一只猫头鹰,爸爸用瓦片把它慢慢焙干,擀成粉末,黑黑的,我觉得这东西还好就把它分几次喝掉了。后来老舅又打到两只……

我好像吃了3-5只猫头鹰,记不清了。


后来在医院里,有人说要吃七七四十九只黄鼠狼和地鼠子(我不知道学名,只是听人家说)就好了。

妈妈又想办法,黄鼠狼呀,我的天呀,在农村,那是有半仙的,几乎没人敢打。功夫不负有心人,山里的一个亲戚,花钱帮我买到了,据说是人家把黄鼠狼打来,皮子拔下来卖钱的,肉就不要了,刚好是冬天,帮我攒了30-40只,足足一袋子;如果让我吃肉还好,可人家偏偏让焙干,喝粉。爸爸在院子里足足焙了3天,得到一大袋子黑色的粉末。我不想喝,觉得没有依据,但是想起爸爸妈妈的良苦用心,那就喝吧,其实还挺好喝,不过我喝了差不多有1/4,就再也不想喝了,那包东西方了很久,后来我就不记得了。


还吃过什么呢?还有就是哪个泥鳅、红枣、蜂蜜的偏方了,这个方子主要是升血小板的,我喝了,奇难无比……算了不说了


还听人说过,用婆婆丁(估计就是蒲公英)的叶子来当茶叶喝,会预防感冒。我觉得还是有道理的。喝了2年多,感冒还真的很少得,我估计一是预防得力,在一个可能喝着婆婆丁水也有关系……

2000年8月M4eo   常规化疗,2004年停药,目前一切都好

TOP

呵呵多吃点香菇
我命由我不由天! 终于知道,黑暗最巨大的敌人,叫做---爱

TOP

写得非常好,要坚持下去!

 

写,不但是自己疗伤的过程,也能给大家带来生的希望!

 

女儿生病期间我也有很多感悟,但只是从家属角度看问题,写东西。你是切身体会,更具有说服力。

 

多交流。

女儿患白血病(M5),08年7月在北大人民医院做父母半相合移植成功。

TOP

写完上面的,觉得表达有问题,呵呵,先说说,我是坚持化疗,在化疗的间隙,身体比较好的时候,才试的,有没有用呢?我自己说不清楚,各位看看可以,千万别以为吃这些就行……那可违背了我的本意

2000年8月M4eo   常规化疗,2004年停药,目前一切都好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