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给宝宝存脐带血有用么?-和癌症作斗争(十二)
2015-01-07菠萝(治中)奴隶社会
今天是菠萝的癌症系列文章的第十二篇。看前面的文章, 在奴隶社会回复“癌症”。

随着婴儿呱呱落地,脐带也完成了它的使命,其中的脐带血有三个归宿:

1:垃圾桶

2:公共脐带血库

3:私人脐带血库

最近几年,生宝宝的父母多半都会听说和考虑过“私人脐带血库”,就是有公司帮忙把新生儿的脐带血收藏着,以后只有这个婴儿或家人有权使用。这个项目费用不菲,不仅有几千上万的脐带血”收集费用“,还有每年都需要交纳数百乃至上千的“保存费用“。虽然有点贵,但是宣传单看起来实在很有吸引力:

“脐带血可以治疗上百种顽固疾病,包括白血病!“

”天然完美配型,无异体排斥反应!“

”存储脐带血一生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无机会!“

“负责的父母请给宝宝买一份保险!”



(图)看到这种宣传,妈妈们,你们慌不慌?

这种从科学到感情的360度立体式宣传,让新鲜出炉的父母难以拒绝。我们这代独生子女现在是生育主力,家里三代人,6大1小是标准配置,谁的孩子现在都是宝中之宝。在环境污染严重,白血病似乎越来越多的今天,一两万块钱就能给宝宝买个”白血病保险“,即使孩子父母不愿意花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肯定会果断赞助的。何况现在几万块不也就能在大城市买个勉强能放下马桶的地儿么!你是要孩子的健康还是大一点的厕所?

这还不是中国特色,在美国,在欧洲,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有脐带血保存机构。除去各个国家的”国营“干细胞中心,现在世界上有超过200家进行脐带血保存的私营公司,保留着几百万份的私人脐带血样品。公司数量和样品数量显然说明了这是个巨大的市场。既然美国和欧洲也都如火如荼地进行私人脐带血保存,那么这肯定是经过科学论证,是有用的,对吧!?

世界远没有想象的美好。

脐带血之所以受到科学家和医生重视,是因为它确实非常有用。脐带血和骨髓一样,含有大量的造血干细胞,因此可以被用于干细胞移植,在临床上可以根治白血病,地中海贫血症等很多严重的疾病。而且和骨髓移植相比,脐带血有两个巨大优势:

1:天然存在,你用,你不用,它都在那里。无需手术,比找志愿者捐赠骨髓要简单多了。

2:脐带血配型成功概率远高于骨髓配型。骨髓里的干细胞配型是8位的,移植成功通常需要8 /8完美配型(8个位点完全符合),而对脐带血来说,干细胞配型是6位的,只需要5/6配型(6个位点有5个符合)。科学研究表明5/6配型不完美脐带血和8/8完美配型骨髓移植在治疗儿童急性白血病上成功率几乎一样(1)。从脐带血进入临床的20多年以来,已经有几万人接受了脐带血移植,有很大比例被治愈。

但是要注意,脐带血非常有用,是对别人非常有用!脐带血最主要的价值是它能构成一个巨大的干细胞库,这样大家都可以去搜索,寻求有用的配型资源。在接受了脐带血移植的几万人里面,99.99%都是接受的别人的脐带血。因此捐献脐带血给公共库有着巨大的社会价值,不损己而利人,何乐而不为?

私人脐带血库的价值非常有限!

权威的美国血液与骨髓移植学会专门发布的脐带血使用指南,清楚地表明了科学界和医学界的主流态度(2):

1:我们鼓励和提倡所有人尽可能捐献脐带血给公共脐带血库。

2:根据研究,在小孩出生后20年内需要用到自己脐带血的概率极低,仅为0.04%到0.0005%,因此我们不推荐健康家庭保存私人脐带血。

3:如果新生儿有兄弟姐妹患有重大疾病,需要干细胞移植;或者新生儿的父母一方患有重大疾病,需要干细胞移植,且检测表明婴儿和患病父亲或母亲配型一致。在上述两种情况下,我们鼓励私人保存脐带血。

说白了,就是大家应该都把脐带血免费捐给公共脐带血库,除非家里已经有病人,不然就不要花私人脐带血库这个冤枉钱。到目前为止,虽然已经有几百万人私人存储了自己的脐带血,真正使用到自己脐带血的人真称得上凤毛麟角。

根据2008年对世界上13个大型私人脐带血库的调查,虽然它们保存着大概500000份脐带血,但是真正被调用过的只有99例(1),这其中还有很多并没有最终进行移植!因此,自己能用到自己的脐带血的可能性极小,比孕产妇死亡率都要低。几万块的价格买这个”保险“,性价比太低了。

你说:我就是有钱,就是这么任性,几万块毛毛雨,性价比低也非要买,你管得着么?当然管不了,但是还有比性价比低更可怕的事情,就是你花钱其实啥都没买着。对消费者低性价比的东西,对商家来说就是暴利!在脐带血保存这件事情上,已经暴利到了一个可以空手套白狼的程度:

假设我开个”菠萝留美博士靠谱脐带血保存公司“,每个私人脐带血保存收取1万人民币,建立一个10万人的脐带血库就有10亿收入。其实呢,我没条件,也没兴趣保留这些血,于是我直接把所有拿到的脐带血都丢到垃圾桶里面去。由于自体脐带血使用概率不到万分之一,那么这个10万人的”脐带血库“估计一辈子会有不到10个人需要脐带血,这时候拿不出来咋办?赔钱呗!我找家属谈判:”这件事情走法律程序肯定很慢,你们有病人,等不起吧?!这样,我认错,赔你们1千万,庭外和解,私了!“ 家属一般耗不起,也确实会缺钱,到了这份上也没什么别的选择,所以多半会同意吧。10个人,每人1千万,就是赔1亿。

我啥都没保存,就可以净赚9亿!因为私了,没人会知道这个消息。我仍然是个有信用的,带着所有家庭希望的靠谱脐带血保存公司。即使考虑再拿几亿去医院打通关节和做市场营销,仍然是富得流油,稳赚不赔的”中国好生意“。

写到这里,我不禁在想为啥我还没去开这个公司?!

开个玩笑。我不是学金融的,相信早有精明的商家算出了这个经济账。即使不是空手套白狼,在这样的低风险,高回报的利益驱使下,你真的指望私营公司花精力和时间去好好保存脐带血么?你真的相信他们会在乎那一堆>99.99%几率永远都不会用的东西么?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除去低概率,使用私人脐带血还有几个大的科学问题,公司是不会告诉你的:

1:对于基因突变导致的血液疾病,比如白血病,突变在怀孕阶段已经发生,因此病人出生时的脐带血里面往往已经包含了突变癌细胞。在这种情况下使用自身的脐带血进行移植,相当于用少量癌细胞去置换大量癌细胞,没有意义,保证100%复发。事实上,使用自身脐带血治愈白血病成功率极低。

2:即便脐带血完全健康,治疗白血病的最优供体也并非自身脐带血,而是配型合适的异体脐带血。病人干细胞移植前都需要接受放疗化疗等来去除全身癌细胞,但这个过程通常不够彻底,会有癌细胞残余。因此干细胞移植的成功不仅需要构建新的造血系统,还要求移植的免疫细胞帮助消除残余的癌细胞。

癌细胞在病人自身的免疫细胞面前很擅长伪装,因此病人自己的脐带血植入产生的免疫细胞也很难识别自身的癌细胞。相反,异体干细胞植入产生的异体免疫细胞能更好地识别并消除残余癌细胞。因此用异体脐带血比用自己的脐带血治愈白血病更好。这个在科学有个专门术语叫做GvT(移植物抗肿瘤效应)。

3:脐带血一般只有几十毫升,比起骨髓移植用的几百毫升,脐带血里面含有的造血干细胞的绝对数量很少。干细胞移植需要的数量和体型成正比,脐带血正常情况下只能用在婴儿或者几岁的儿童。因此存脐带血并不是一个长期保险。

4:脐带血可能会过期。有案例说明超过10年的脐带血仍然能够被使用,但是这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通适用不清楚。现在没有任何数据说明超过15年的脐带血还能用。

5:脐带血的提取,转移和保存都是高技术活,对人员和硬件要求都很高。比如说,只要污染一次,或者断电一次,所有细胞就废了。由于利益巨大,很多的私人脐带血库匆匆上阵,根本就没有资质和条件来保重脐带血的安全和健康。

来个总结陈词吧:

1:私人脐带血库如此不靠谱,为什么有这么多宣传?

因为太赚钱!

公共脐带血库如此有用,为什么没有听到更多宣传?

因为不赚钱!

2:所有的新生儿父母,请把脐带血无偿捐给公共脐带血库(希望国家能好好保存)。

3:如果婴儿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健康,没有必要花钱私人存储脐带血。

4:如果家人(尤其是婴儿的姐姐或哥哥)已经得病+适合干细胞移植+配型成功,那应该考虑使用并存储自家婴儿脐带血。

5: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我无法预测未来,保不齐以后脐带血会有更多的实际作用。因此大家不差钱非要赌上一把我也无话可说。但如果你非要花钱存储自家脐带血,一定要好好查查公司的资质,华丽的广告和办公室屁用都没有,最好能亲眼看看他们的细胞分离和存储的地点和条件。要不然很可能东西早就没用了,你还在傻乎乎地交着“保管费”呢。



(图)一个人的生命银行远远比不上一群人的生命银行

附:

美国的主要公共脐带血捐赠机构:

Be The Match

学习更多关于脐带血捐赠的信息: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 Information Network ()

A Parents Guide to Cord Blood Banks ()

American Society for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ation

参考文献:

1: Eapen M. Outcomes of transplantation of unrelated donor umbilical cord blood and bone marrow in children with acute leukemia: a comparison study. Lancet. 2007;369:1947-1954.

2:Ballen KK1, Barker JN, et al, Collection and Preservation of Cord Blood for Personal Use. Biol Blood Marrow Transplant. 2008 Mar;14(3):356-63.
男,1964年11月生。2010年5月14日确诊为ALL-T伴髓系表达。2010年11月30日中华骨髓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和癌症作斗争 (十三):乳腺癌 - 来看篇靠谱文章

2015-01-21 菠萝🍍 奴隶社会

菠萝原创,未经许可,公共平台不得转载。有任何问题请联系作者:。看作者写的癌症系列,请关注我们以后发送"癌症"获取。

歌手姚贝娜的去世造成的舆论影响非同寻常,主要是因为她是名人,非常年轻,同时又恶化非常突然,对大家的震撼比较强烈。上个礼拜我见到和乳腺癌相关的科普文比我识字以来见得的都多,各种“专家”如雨后春笋,看得我目不暇接,偶尔还目瞪口呆。我本来不想趟这个浑水,但是我看了好多篇广为流传的文章,发现多为炒冷饭,除去在第一段提到了姚的名字以外,后面段落一般翻译一下国外的老文章,或东拼西凑一点网上的各种女性养生大法,完全没有科学性和独立思考能力,这如果也能成为科普,那成本真的太低了。

我不谈太多哪些因素能增加乳腺癌概率,一来网上信息已经很多,二来我觉得知道这些知识固然重要,但是实践意义非常有限。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因素像吸烟和肺癌关系那么密切,且可以改变。比如说提高乳腺癌风险的因素包括:家属中有得乳腺癌的;月经初期提早、绝经延迟的妇女;大龄未婚、未育、未哺乳的妇女。家里人是否得乳腺癌,月经啥时候开始结束,你都没法改变,至于是否结婚,生育,哺乳,和乳腺癌的关系大概只增加5%~10%的风险,有多少人会为了这点风险去结婚,去生育,去哺乳?当任何事情不是100%的因果关系的时候,大家的侥幸心理一定会占上风。吸烟和肺癌如此,缺乏锻炼和肥胖高血压如此,极限运动和死亡也是如此。

所以我还是来点干货,说点对更多人有实践意义的。

首先大家增加自我检查意识,洗澡没事就东摸摸西摸摸,越早发现治愈几率越大,这个推荐大家看“丁香医生“等靠谱医生群体的科普文章,就不累述了。我只想强调一点,癌症检查不是要大家花钱每年去整高大上的PET-CT或验血查癌基因,那都是扯淡的(中国的好多”癌症体检“是奇葩中的奇葩,有空再具体写)。

接下来我想分析一下新闻中出现了哪些值得探讨的科学问题,先要声明一下,我并不了解任何内情,下面几段是我看新闻报道后的反应和分析,但我非常清楚新闻不一定是事实,所以我无意攻击任何个人或医院。

”姚手术后所有的结果都显示非常优秀.“《北京青年报》

很多人对做了全乳切除还会迅速转移和恶化表示不理解,以为是手术不干净。事实上,肿瘤的转移可以发生在非常早期,就这个例子来说,应该发生在2011年做手术之前。我认为手术本身是成功的,这点从姚的乳房切除部位并没有发现原位肿瘤复发可以证实。可惜当时少量癌细胞已经转移,且没有发现(这个极难发现),手术后的治疗也没有能够杀死这些转移到肺部和脑部的癌细胞,导致3年后的爆发。手术像是关门打狗,但是如果有狗提前溜了,那是很麻烦的事情。

“凭着常年的经验,他直接建议姚贝娜马上做手术。此后,姚贝娜出于谨慎考虑,又去了别的医院,而别家医院的诊断都是“正常”,顶多是炎症或者纤维瘤……在他看来,姚贝娜很容易被误诊,因为姚贝娜实在是太年轻了,29岁的年龄怎么会和癌症有关系,而且她以前得过乳腺炎。”《北京青年报》

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绝对让人吐血。姚去的医院必定都是中国顶尖医院,高级仪器买了如此之多,居然判断是否是癌症还是炎症还要”凭借常年的经验“?!而且还只有一家正确判断了是癌症的事实。另外,病人年轻在大众看来是得癌症几率比较低,作为医院的专业肿瘤科医生们,见过的年轻乳腺癌患者难道还少么?

”曹迎明建议她做化疗,“如果是四五十岁的高发人群,手术后有这样好的检查结果,我们根本就不会让她再做化疗。”……患者都会定期去医院复查,每次都是曹迎明和姚贝娜联系,“你该来医院复查了。”"《北京青年报》

姚在成功的手术后放松了警惕,这是不争的事实。但除此之外,这段话还体现了另一个让人担忧的现实,也是中国应该向美国癌症医疗学习的一个地方:美国分工明确,肿瘤外科医生负责手术,肿瘤内科医生决定化疗方案和病人跟踪。曹是姚的外科医生,但是居然还要负责内科医生乃至护士应该干的事情。我一方面觉得中国大夫真心不容易,另一方面也暴露了国内医疗分工不明确的问题。所谓术业有专攻,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也许曹医生是少有的全才,但是这绝不应该是常态。

”曹迎明很反感“既然是癌症,治不治都一样”这样的说法,“虽然科学发展还不能攻克癌症难关,但是还是需要治疗,治疗癌症的关键是一个‘早’字,这是大的概率的指向。”《北京青年报》

这段话我完全同意,癌症该治还得治,关键是选对治疗方式。这两天网上突然冒出一篇什么日本xx权威说癌症就别治了的文章,大家传得不亦乐乎。首先那篇文章里面通篇没有一个引用,谁也不知道这是日本专家说的,缅甸专家说的,还是索马里专家说的。大家记住,没有引用文献的文章肯定不是出自严谨科学家之手,哗众取宠罢了。回到事情本身,手术本身显然没能治愈姚,但是并不说明它没用。根据姚的癌症特性,如果当年不是良好的手术,她的癌症生长会非常疯狂,也许我们两年前就在讨论这个问题了。所谓科学的东西,都是需要在群体里面重复检验的,一个人癌症没治好,就马上说都不要治;一个人癌症治好了,就马上说xx是神药。中国科普事业真的还有很长路要走。

“姚峰太爱女儿了,一家三口都是O型血。听医生说可以抽取血液进行细胞培植,进行生物治疗,姚峰很早就要求抽了自己的血。“只要能救她,我的所有拿去给她都行啊。”细胞培植需要15天的时间,姚峰一直在祈祷女儿能够坚持到细胞输入。可是终于等到了前几日进行生物治疗,姚贝娜依旧没有任何起色,反而出现发烧发热等症状。"《深圳日报》

这段话信息含量非常大。首先,生物治疗如果我没猜错,就是我分析过的DC-CIK之类的免疫疗法,也就是从亲人身上抽取免疫细胞,输入病人体内,希望能够帮助攻击癌细胞。这种疗法在临床上单独使用已经被证实了是没有效果的,现在只是又多了一个例子。

另外,出现发烧发热症状是可以预想到的,这说明输入的免疫细胞和病人体内的细胞在互相攻击,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控制不好,这会加速病人的死亡。虽然无法证明生物疗法是否直接帮了倒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它没有起到很多医院和公司宣传的神奇抗癌作用。这里提到的全家都是O型也很有意思,是一个典型知识误区。平时输血我们主要看血型,那是红细胞的配型,不是免疫细胞的。在纯免疫细胞移植过程中,有完全不同的另一套配型系统,更接近骨髓移植使用的8位系统,绝不是血型相配就可以的。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之间8位配型成功率是25%,其它任何直系亲属,包括父母和子女,配型成功率几乎为0。这是为啥骨髓移植手术绝大多数需要外来捐赠者,对于中国独生子女一代,对外源的需求几乎是100%。因此,从概率来讲,姚爸和女儿的免疫配型是不可能成功的,由此才会出现发热发烧的排异反应。

上面就是我读新闻后的一些想法,再说一遍,这纯粹是分析“新闻”,而不是分析“事实”,大家当科普乃至科幻小说看就好。我们都不知道真相,无权对姚家人,医生或医院进行恶意的揣测和中伤。

而现在开始才是我最想写的东西,因为几乎所有新闻报道和科普文章都没有提到一个重要问题:姚为何这么年轻得了如此恶性的乳腺癌?根据我们现有的知识,能有更好的治疗办法么?

乳腺癌分类方式很多,也比较混乱,但按照基因特性和目前治疗方式可简单分为三大类:ER/PR激素受体阳性,HER2阳性,三阴性(也就是ER,PR,HER2三种蛋白都没有)。这三种类型的癌症生长速度,病人存活时间和现代治疗方式都截然不同。

(图)乳腺癌的分类,风险和治疗方式(来源网络)

ER/PR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是最常见的一类,它占乳腺癌中大概60%~70%,而且也是发展最缓慢的一种亚型。对于它的治疗主要是手术+化疗+内分泌治疗。因为这类乳腺癌的生长离不开雌激素,因此通过药物抑制体内雌激素活性,就能很好地抑制癌症生长。最常用的药物是抗雌激素(他莫昔芬)或芳香化酶抑制剂。内分泌治疗一般需要持续5到10年,以保证完全杀灭肿瘤细胞,这类病人的治愈率很高,这是乳腺癌患者中的大多数,因此乳腺癌整体存活率比较高。姚并没有接受连续的内分泌治疗,应该不是这种亚型。

HER2阳性乳腺癌占大概20%。这种亚型的乳腺癌过量表达癌蛋白HER2。这类癌症比上一种生长更快,也更容易转移。幸运的是,在过去10年有好几个新型靶向药专门用于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效果很不错。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2002年上市的第一代HER2靶向药曲妥珠单抗(赫赛汀),2012年上市的第二代HER2靶向药帕妥珠单抗等。对于这类病人的标准治疗就是手术+化疗+HER2靶向治疗。姚也没有接受这类靶向药物治疗,所以也应该不是HER2亚型。

三阴性乳腺癌最少见,大概只占10%,但这是最让人头痛的一类。一方面,它激素受体或HER2都是阴性,因此内分泌治疗和新的HER2靶向治疗对它几乎无效,目前一般只用普通化疗药物,效果不理想。另一方面,它又恰巧是所有乳腺癌中最恶性的一种,发展迅速,容易转移和复发。40岁以下的乳腺癌患者只占患者总数的5%,但这类患者里三阴性恶性乳腺癌比例最高,因此年轻乳腺癌患者的复发风险比40岁以上患者更高(1)。根据这些特性和姚的治疗方式,我几乎可以肯定她得的是比较少见但非常危险的三阴性乳腺癌。

那我们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

由于其极度恶性和巨大的市场需求,对于三阴性乳腺癌的新药开发一直是药厂的重点,近年来总算有了一些进展。最大突破源自对三阴性肿瘤基因组的研究,大家发现年轻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很多都有BRAC1或者BRAC2基因突变,这俩基因不是致癌基因,相反,他们是防癌基因,病人身上丢失了这种防癌蛋白,因而更容易得癌症。

BRAC1突变乳腺癌在年轻患者中特别多,而且容易早期转移,这些特征都符合姚的情况,因此我再大胆推测姚是BRAC1/2突变的三阴性乳腺癌,是乳腺癌中最危险的一类,运气真的非常不好。BRAC1突变可以遗传,因此如果家族中有多位女性年轻时(小于45岁)就得乳腺癌,应该要引起注意。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就是因为家族中遗传BRAC1突变才在38岁事业顶峰时,主动切除了双乳和卵巢。对比这俩故事,不禁让我感叹不已。

在过去10年,药厂一直努力开发特异性药物来选择性杀死丢失了BRAC1/2基因的癌细胞,很多年以后,最终开发出了一类新的抗癌药物叫“PARP抑制剂”。在一个月前(2014年12月),FDA刚刚批准了第一个PARP抑制剂,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尼(Olaparib)上市,用于治疗BRAC1突变的卵巢癌,如果不出意外,很快也会被批准用于治疗BRAC1突变的乳腺癌,目前还有好几个类似的PARP抑制剂在晚期临床,效果也都差不多。

可惜奥拉帕尼刚刚在美国上市,国内根本还没有,医生不可能使用。而且即便要用奥拉帕尼治疗,最好的治疗时间也应该是在她2011年手术后和化疗一起使用,而不是等到脑转移恶化以后。到了后期,奥拉帕尼也回天乏术。我们晚了至少3年。

化疗,靶向治疗,加上新型免疫治疗,乳腺癌的治疗手段和选择会越来越多。所谓的个性化治疗,就是大家应先确定到底是哪种类型的乳腺癌,结合其特点和临床积累的知识,再选择合适的一种药物或多种药物的组合,争取达到最佳效果。

1:Partridge AH, Goldhirsch A, Gelber S, Gelber RD. Chapter 92: Breast Cancer in Younger Women, in Harris JR, Lippman ME, Morrow M, Osborne CK. Diseases of the Breast, 4th edition,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10. - See more at:
题图:姚贝娜代言“粉红丝带”,来自网络。
男,1964年11月生。2010年5月14日确诊为ALL-T伴髓系表达。2010年11月30日中华骨髓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和癌症做斗争 (十四):吸烟,不吸烟,肺癌居然不一样?

2015-01-21 菠萝🍍 奴隶社会
菠萝原创,未经许可,公共平台不得转载。有任何问题请联系作者:。看作者写的癌症系列,请关注我们以后发送"癌症"获取。



无论男女,无论中美,肺癌都是癌症中当仁不让的第一杀手。收到的读者来信一半左右都是咨询肺癌,因此从这期开始,菠萝会和几位专注肺癌药物开发的科学家一起,连续写四篇针对肺癌的文章:

1:吸烟和不吸烟肺癌一样么?
2:肺癌查出EGFR突变后怎么办?
3:肺癌查出ALK突变后怎么办?
4:免疫疗法,吸烟肺癌患者的救命丸

我们会着重介绍针对肺癌科研最新进展,新一代靶向治疗药物,靶向药物出现抗性后一些治疗选择,以及肺癌中的免疫治疗进展。我还要特别感谢两位“科学艺术家”,engrafico绘制菠萝娃插画,bitcyte提供蛋白和药物的3D图片。

吸烟有害健康,主要是因为吸烟会大大增加得肺癌的概率,这点毋庸置疑。90%的肺癌患者都是吸烟者,男性吸烟患肺癌的几率是不吸烟者的23倍,女性是13倍。为了爽,吸烟者也是蛮拼的。

二手烟也会大量增加肺癌几率,所以菠萝强烈支持公共场所禁烟。是否应该禁烟,不是科学问题,归根到底,都是钱的问题。每年烟草公司给政府送上大量利税,而政府从其中分出一部分来支持公共健康事业,大家各取所需。我一直觉得政府拿从烟草公司征收的税来支持癌症研究和癌症治疗,是世界上最好笑,也是最无奈的事情之一。

(图)菠萝娃劝戒烟(感谢作者engrafico)

吸烟有害,但是显然吸烟和肺癌并不能划等号: 吸烟不一定得肺癌,不吸烟也可能会得肺癌。癌症是多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有内因,有外因,还有运气,吸烟只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小时候爸妈拼命控制我看电视的时间,结果我还是小学5年级就带上了眼镜,而隔壁的那个天天抱着电视打游戏的家伙眼睛却一直都是2.0,有时候生活真的很无奈。

吸烟,不吸烟都有可能得肺癌,那么两个科学问题来了:

1:吸烟,不吸烟,得的癌症一样么?
2:吸烟,不吸烟,病人治疗方式和治疗效果一样么?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答案是:不一样。虽然表面看起来相似,吸烟者的肺癌和不吸烟者的肺癌在基因水平有巨大差异。

这种差异至少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吸烟者的肺癌基因紊乱程度远远超过不吸烟者

单纯从表面或者显微镜下来看,吸烟或者不吸烟者的肺癌样品看起来可能都差不多,都是一堆不受控制的细胞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生长。但是最近几年基因测序的进步,让我们第一次能在微观分子水平对个体癌症进行分析,第一次真正地了解每一个癌症本质的不同。

我们现在都知道癌症是基因突变的产物,每个癌细胞都有着多个基因突变,但是以前从未有人知道吸烟和基因突变到底有没有什么关联。最近的一篇研究论文第一次系统性得对比了吸烟和不吸烟肺癌的DNA,发现了令人震惊的结论:虽然癌症表面看起来相似,但吸烟者肺癌中基因突变的数目是不吸烟者中的10倍还多!不吸烟或偶尔吸烟者的肺癌基因平均突变数是18,最多的一个也仅是22个,而长期吸烟者的平均基因突变数是209,最多的一个吸烟病人高达1363! (1)

正常细胞基因组像是约会前刚理发后男生的头发,整齐有序;不抽烟病人的肺癌细胞基因像打完球的男生头发,凌乱松散;抽烟病人的肺癌细胞就像是被雷劈过的女生头发,不忍直视。

吸烟者肺癌之所以突变多,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烟雾中含有超过50种强致癌物质。所谓的强致癌物,就是能诱导基因突变的化合物,因此吸烟者癌症突变多一点都不奇怪。第二,烟雾对肺部的损伤很大,会导致组织坏死,人体本身的能力会努力去修复这样的组织,主要办法就是诱导干细胞生长分裂,来产生新细胞来弥补坏死组织,长期吸烟就会产生反复的”破坏-修复-破坏-修复“。如同我以前文章(参见菠萝《和癌症做斗争》系列之“什么导致了癌症?”,关注“奴隶社会”并发送“癌症”获取)提到,任何一次干细胞的生长分裂都有产生突变的可能性,因此这种长期的破坏-修复循环也会积累大量的基因突变。慢性乙肝病毒导致肝癌也是类似的原因。

中国越发严重的雾霾是否导致癌症还在争议,但在我看来,即使雾霾中不含任何的强致癌物,仅仅凭借对肺组织的慢性损伤,刺激和吸烟类似的”破坏-修复“循环,一定会积累基因突变,长期以往,促进肺癌的产生只是时间问题。

我们为什么关心基因突变的数目?

因为癌症基因突变越多,对药物产生抗药性的能力越强!

癌症细胞对药物的抗药性和细菌对抗生素的抗药性类似,都是细胞进化出了新的功能,来规避药物对它的攻击。正常细胞要进化出新的功能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细胞就像一台机密的仪器,添加或改变任何的部件,都需要同时改变很多的东西,很多时候是不可能的。就像你非要给苹果6手机加上一个打火机的功能,非常困难。突变少的癌细胞就像山寨苹果手机,很多零件都换过,看起来比较难看,但是要给它加上打火机功能也不容易。抽烟造成的肺癌细胞根本就是一堆乱七八糟堆起来的零件,异常难看,但也非常灵活,别说加上打火功能,一不小心变成微波炉都有可能。

正因为肺癌病人90%都是吸烟者,他们的癌细胞突变多,善于进化躲避药物,因此绝大多数肺癌靠药物极难根治,不论是化疗还是靶向治疗,复发率都非常高。

第二、吸烟和不吸烟者肺癌的基因突变种类不同

两种肺癌不仅是突变的数目不同,更重要的是突变的种类也不同。对于每个癌症,虽然都有十几到几千个突变,但是其中通常都有一个主要的突变,对癌症生长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学术上我们叫这类重要突变“驱动突变“或”司机突变“(Driver Mutation),因为它们控制了癌症的发展和走向。肺癌中最重要的“驱动突变”基因只有3个:KRAS,EGFR和ALK,吸烟者肺癌中主要是KRAS突变,而不吸烟者肺癌则主要是EGFR和ALK突变。

为啥关心突变是哪种?

因为针对EGFR和ALK突变,近几年开发出了多个疗效非常不错的新型靶向药物治疗,而KRAS突变目前没有特效药。这类靶向药物在病人身上效果比化疗好,更重要的是没有普通化疗那种骨髓抑制等严重毒副作用,因此使用靶向药物的EGFR和ALK突变肺癌病人生活质量和存活率远超KRAS突变的肺癌病人。更多的细节菠萝会在后面两期写。

(图):3D分子图片显示肺癌中突变的EGFR癌蛋白(灰色),和靶向药物易瑞沙(红色)。靶向药物就像钥匙一样,精确地锁住癌蛋白上的活性中心,从而抑制癌变蛋白,杀死癌细胞(感谢作者bitcyte)。

不吸烟肺癌病人固然不幸,但有超过50%都含有EGFR或ALK突变,有多种新型靶向药的帮助,加之这些病人癌症的突变数目比较少,产生抗药性比较慢,综合这两点,目前EGFR和ALK突变的不吸烟肺癌病人是肺癌病人最有希望和癌症长期共存,把癌症变为慢性疾病的人群。

文末总结:
1:为了不得肺癌,请不要吸烟!
2:为了得了肺癌比较好治,请不要吸烟!

参考文献:
1: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The Health Consequences of Smoking: A Report of the U.S. Surgeon General, 2004.

2: Govindan R, Ding L,et al.,Genomic landscape of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in smokers and never-smokers.Cell. 2012 Sep 14;150(6) :1121-34
男,1964年11月生。2010年5月14日确诊为ALL-T伴髓系表达。2010年11月30日中华骨髓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和癌症做斗争 (十五):肺癌中的EGFR突变和靶向药物选择

2015-01-21 贾咏 & 菠萝 奴隶社会
很多人问菠萝,你为啥不开公众号?其实原因很简单:菠萝没有二代身份证进行实名验证。但最近结交了几位拥有二代身份证的土豪朋友,于是就有了“健康不是闹着玩儿”这个公众号,欢迎关注,详情请见本文末尾。

这篇文章是菠萝特约好友贾咏博士一起合作完成。贾咏博士本科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博士毕业于美国马里兰大学,目前在某跨国药企主持最新第三代EGFR靶向药物的开发和临床实验。

本文文字图片均为原创,授权首发于奴隶社会,赛先生和健康不是闹着玩儿。未经许可任何公共平台不得转载或盗用。转载申请或问题请发信到 pineapple.onc@outlook.com。看作者写的癌症系列,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发送"癌症"获取。



“菠萝,我母亲不吸烟,但是最近被诊断为肺癌晚期,测序发现有EGFR基因突变,易瑞沙是最好的药物么?进口的易瑞沙很贵,我们能使用国产药物么?如果对药物产生了抗性咋办?”

最近收到好几个类似的问题,于是决定写这一篇也许有点枯燥的文章,但我相信这对中国近20万EGFR突变肺癌病人和家属来说是有意义的。本文主要回答下面几个问题:

• EGFR的突变有哪些?
• 肺癌检测出EGFR突变后有哪些药可以选择?
• 国产的EGFR药物更便宜,但和进口的效果有差别么?
• 如果出现了药物抗性怎么办?

什么是EGFR突变?
在已经开发出的新型靶向治疗药物中,受益最大的癌症类型恐怕要算肺癌,白血病和恶性黑色素瘤了。肺癌的治疗已经进入了“半个体化”治疗的阶段,效果更好且副作用更小的靶向药物正在逐渐取代传统化疗药物成为一线药物(病人使用的第一种药物,现在一般是化疗)。肺癌病人根据癌细胞形态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约85%肺癌病人都是“非小细胞肺癌”。现在这些病人或多或少都会做基因检测,来看看是否适用新型靶向药。而非小细胞肺癌中最常见,且有针对性靶向药物的突变就是“表皮生长因子受体”(英文缩写EGFR)突变。

现在中国好一点的肿瘤医院都有能力进行EGFR突变检测。之所以推广这个检测,是因为临床上已经证实,如果癌症有EGFR突变,使用EGFR靶向药物比化疗要好很多。有一点我特别想强调的是:抗癌药物的比较,不仅仅是指病人肿瘤缩小速度和存活时间,同样重要的是生活质量。靶向药物和免疫治疗药物由于副作用较小,相对化疗来说,在提高病人生活质量上有巨大的优势。

正常EGFR基因对控制多种细胞生长不可或缺,从它的名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就可以猜出,它对表皮生长非常重要,如果没有EGFR信号,我们皮肤受伤后就无法正常愈合。但在通常情况下,EGFR作用都是短期,且受到严密控制的,它在行使完功能后(比如促进伤口愈合),就会被关闭。类似官员级别越高越容易腐败,基因越重要就越容易被癌细胞利用。在肺癌中,EGFR就不幸中招,由于种种原因产生突变,导致它不能被关闭,无休止地刺激细胞生长,最终导致癌症发生,乃至转移。

什么病人容易有EGFR突变?
在肺癌中,EGFR突变率和人种有直接关系,美国的研究发现白人中大概为20%,而亚裔中则是30%。但去年的一项最新研究,通过对1482个亚洲肺癌病人测序后发现,居然有高达51.4%的亚洲非小细胞肺癌病人有EGFR突变!(1)

肺癌中有EGFR突变的主流人群是:亚裔,女性,中年,无吸烟史,非小细胞腺癌。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只是说亚裔比其它族裔的比例高,女性比男性比例高,中青年比老年比例高,不吸烟的比吸烟的比例高,非小细胞腺癌比其它肺癌比例高。

中国不吸烟的中年妇女肺癌患者中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EGFR突变率仍然是科学上的一个谜,目前也没有特别让人信服的解释。有人猜测和中国妇女长期在厨房做饭吸入油烟有关;也有人觉得是人种遗传因素。不管如何,据估计,在中国人的肺癌患者中,高达40%左右都有EGFR突变!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更多的中国人能从EGFR新药中获利,菠萝常开玩笑说外国药厂意外地为中国人研究了一个新药。

第一代靶向药物能治疗哪些EGFR突变?
EGFR的突变并不是完全一样,而是有几十种亚型,但最主要是两种:第一种是L858R,也就是EGFR蛋白的第858个氨基酸从L突变成了R,第二种是“19号外显子缺失”,也就是EGFR蛋白中负责抑制它活性一部分被切掉了。(上面这两句话很学术,菠萝认为对家里还没有病人的不太重要,看不懂可以直接跳过)。这两种突变占到所有肺癌EGFR突变的90%,因此如果病人被诊断为EGFR突变肺癌,那多半就是这两种突变之一(2)。大家拿到检测结果的时候,如果看到是EGFR突变,请留意一下是哪一类突变,因为如果不是这两大类突变,下面讲的靶向药物可能无效。但是万一是那10%中少见的突变(比如18号外显子或20号外显子突变),也不要绝望,有别的药物可以用,由于篇幅原因这里暂时不讲,欢迎写信向菠萝咨询。

如果病人确实被诊断为这两种主流EGFR突变,那就是使用第一代的EGFR靶向药物的最佳人选。最有名的第一代针对EGFR的靶向药是易瑞沙(Iressa)和特罗凯(Tarceva)。这两个药功能非常像,都对两种主要的EGFR突变有效,没有哪个更好的问题。易瑞沙在中国用得多,很大原因是因为它在中国首先上市。目前,易瑞沙在亚洲和欧洲用得多,特罗凯在美国用得多。这两种药的临床副作用也是非常相似,主要是皮疹,腹泻和无食欲,这些副作用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药物不仅抑制肺癌中突变的EGFR蛋白,也能抑制正常细胞的EGFR功能。前面我提到了正常EGFR对表皮生长非常重要,因此EGFR药物使用后产生皮疹是预想得到的。这也不一定全是坏事,因为皮疹的出现是临床医生用来确认药物已经起效的最简单直接的标志。

国产药和进口药有差别么?
和多数抗癌药物一样,进口药比如易瑞沙和特罗凯都非常贵,每个月高达1万多人民币。因此中国政府和企业也一直努力开发自己的EGFR靶向药物。2011年浙江贝达药业开发的EGFR靶向药物凯美纳(埃克替尼)顶着光环在中国上市,号称第一个中国自己做出来的小分子靶向抗癌药物。

从纯科学来看,凯美纳并不算100%原创,它和进口的特罗凯长得非常非常像(见下图),这其实是找到了外国药厂专利保护的一个漏洞。大药厂的老总在哭泣,他们的专利律师肯定挨批了。


(图)进口特罗凯和国产凯美纳,看出差异有多小了么?

对中国的病人来说,凯美纳的出现是100%的好事,第一,它比进口药便宜不少(虽然我觉得定价还是贵了);第二,因为它不算完全原创,而是进口药的“近亲”,因此它的疗效和副作用都和进口药非常一致,这避免了很多临床风险。坦白说,如果真是完全不同的药,又没有在国外的临床测试数据,那就更加值得担心。凯美纳在中国顺利完成了三期临床实验,其参照组不是化疗,而是进口易瑞沙,足见其信心。试验结果也确实证明凯美纳和易瑞沙疗效没有区别(3)。所以如果医生推荐,大家可以放心地使用国产EGFR靶向药物凯美纳。

抗癌新药研发是特别困难的事情,只要能合法地让更多病人用上新药,大家应该强烈支持中国本土制药企业。我以前写文章批评中国的乱象比较多,有人说我被美国人洗脑了。唉,其实菠萝一颗中国心,说起来都是泪。

出现抗药性了怎么办?
第一代的靶向药物,虽然疗效显著,但无论是易瑞沙,特罗凯还是凯美纳,多数病人都会在使用药物1到2年左右,出现抗药性,肿瘤可能开始反弹,这个时候怎么办呢?

每个病人对第一代药物产生抗药性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是超过一半的病人是因为EGFR基因又产生了一个新的突变:T790M,就是EGFR蛋白的第790氨基酸由T变成了M,这个突变直接导致第一代药物失效 (4)。

于是科学家开发了第二代EGFR抑制剂,代表产品是阿伐替尼(afatinib),它不仅和第一代药物一样,能抑制两种主流EGFR突变,同时还能抑制新的T790M突变。可惜第二代药物在临床上的效果令人失望,主要原因是第二代药物虽然抑制新蛋白突变能力更强,它抑制正常EGFR的能力也比第一代药物更强,因此出现的副作用也更严重,这直接影响了对病人的给药剂量和频率。由于剂量比理想状态低,因此对肿瘤的抑制作用很有限。这就是我以前文章提到的药物“治疗指数(Therapeutic Index)”偏低:一个抗癌药物的好坏不仅仅看它杀死癌细胞的能力如何,也要看它影响正常细胞的能力,这俩特性差异越大越好,化疗药物一般两者都高,各种垃圾保健品两者都低,因此都不理想 (详情见菠萝“免疫疗法,抗癌药物的第三次革命”,奴隶社会回复“癌症”可以看到这篇文章)。

失败是成功之母,药厂并没有放弃,因为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意识到,要开发更好的EGFR靶向药物,必须要找到能抑制新的T790M突变,且不影响正常EGFR的抑制剂。明确目标后,大药厂的第三代EGFR的研发竞赛就轰轰烈烈地开始了。目前第三代EGFR靶向药物还没有被FDA批准上市,但有几个已经在3期临床实验,代表药物是Clovis公司的CO1686,阿斯利康的AZD9291和诺华的EGF816(药物上市前一般都只有代号,没有名字)。这几个三代药物在临床上都对由于T790M突变而对一代药物产生抗性的的肺癌病人有不错的疗效,同时因为第三代药物不再影响正常的EGFR基因功能,皮疹和腹泻等副作用都大大减少,病人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由于这些原因,第三代EGFR抑制剂应该今年会被FDA批准,用于对易瑞沙等药物产生抗性的病人。另外,由于第三代药物和第一代药物一样能够抑制主流EGFR突变(L858R和19号外显子缺失),从长远来看,第三代药物有可能会取代易瑞沙,成为治疗EGFR突变肺癌的一线药物。目前临床实验正在比较直接使用三代药物,和先使用一代药物再使用三代药物,哪种效果更好。



(图)针对EGFR突变肺癌已经开发出三代靶向药物(菠萝娃插画作者:engrafico)

写在最后
和20年前相比,格列卫,易瑞沙等抗癌靶向药物不仅明显延长了很多癌症病人的生命,同时由于副作用小,可以口服,极大改变了病人的生活质量。 癌症很难治愈,因为它不断进化,不断对靶向药物产生抗药性,科学家都在很努力地理解这种进化,并试图找到它的弱点来开发新药物。虽然开发抗癌新药过程中有很多挫折,但整个领域明显是在进步的,新的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希望。如果你不幸得了癌症,请不要灰心,如果你对药物产生了抗性,也不要放弃,不仅因为乐观的心态是增强免疫系统对抗癌症的利器,同时,我们正在为之奋斗的下一个药物也许就能治好你!

关于“健康不是闹着玩儿”公众号
• 我们不是光芒万丈的名人,而是一群对伪科学伪养生深恶痛绝的青年科学家和医生。
• 我们90%毕业于清华北大复旦协和北医,90%在美国顶尖科研机构获得生物医学博士学位。
• 我们努力工作,热心科普,因为病人里也有我们所爱的人。
• 我们写癌症,写肥胖,写老年痴呆,写一切我们熟悉的健康知识。
• 我们写科学,写药物,写心理,写一切能帮助病人的东西。
• 我们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因为健康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参考文献
1:Shi Y, Au J S-K, Thongprasert S, et al, (2014) A Prospective, Molecular Epidemiology Study of EGFR Mutations in Asia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of Adenocarcinoma Histology (PIONEER). 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9(2):154-162
2: Arcila ME, Nafa K, Chaft JE, et al (2013) EGFR exon 20 insertion mutations in lung adenocarcinomas: prevalence, molecular heterogeneity, and clinicopathologic characteristics. Mol Cancer Ther; 12:220-229.
3: Shi Y, Zhang L, Liu X, et al (2013) Icotinib versus gefitinib in previously treat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ICOGEN):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The Lancet Oncology;14(10): 953–961
4: Sequist LV, Waltman BA, Dias-Santagata D et al (2011) Genotypic and Histological Evolution of Lung Cancers Acquiring Resistance to EGFR Inhibitors. Sci Transl Med; 3(75):75ra26
男,1964年11月生。2010年5月14日确诊为ALL-T伴髓系表达。2010年11月30日中华骨髓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和癌症做斗争 (十六):雾霾和儿童癌症有关系么?

2015-01-21 菠萝🍍 奴隶社会

本文为菠萝原创,作者授权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奴隶社会》,《赛先生》和《健康不是闹着玩儿》。未经许可任何公共平台不得转载或盗用。转载申请或问题请发信到。回复“癌症”看菠萝癌症系列的文章。

这两天,关于柴静制作的雾霾纪录片引起了强烈反响,我个人看完以后只能说除去佩服就是佩服。我有严重过敏性鼻炎,每次回国24小时之内鼻子就堵,一到美国24小时之内就通。我一直幻想某一天回中国不再挂着鼻涕见人。

纪录片里面有没有科学漏洞,显然有;对这个片子的价值有影响么?我认为毫无影响。科学家永远做不出来这样的宣传片,因为等我们自认为完美解释完所有科学问题的时候,99%大众已经不可能看得懂了,100%已经没兴趣看了。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说科普宣传一定要带有人文关怀,我觉得柴静做到了,所以才能引起强烈共鸣。好的科普文章一定是站在读者角度来写,而不应该站在科学家的角度来写。

我下面简单说说大家问我比较多的关于雾霾,环境污染和儿童癌症的关系。

她在片头提到她女儿得肿瘤的事情,其实并没有直接说和雾霾有关系,这个是大家的误读。至于她为啥要提到这件事情,我不得而知,也许是想暗示两者的关系,也许是想迅速捕获读者的注意力,也许是想说明她为什么来美国生小孩。但为了把谣言扼杀在襁褓中,菠萝在这里负责地告诉你:雾霾能引起儿童癌症目前是没有任何依据的,父母们大可不必惶恐。父母更需要注意的不是肺,而是嘴。

我在《和癌症作斗争》的第六章,简单介绍了关于儿童癌症的一些信息(见后面),当时我就指出,儿童癌症的主要因素不是小孩出生以后的环境,而是在出生之前就出问题了。儿童得癌症有两种主要原因:一是父母的卵子和精子有基因突变,二是母亲怀孕过程中出现了基因突变。雾霾对身体的影响主要在于肺部和心血管系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雾霾能影响精子或卵子,也没有证据证明它能影响到子宫里面的胚胎发育。雾霾肯定需要治理,但儿童癌症不能赖在它头上,儿童也从来不会得肺癌。

那么哪些因素会导致儿童癌症呢?根据我上面提到的两种儿童癌症发生原因,这个问题等同于哪些因素会导致卵子,精子或胚胎中的基因突变?

卵子或精子中的基因突变原因主要是遗传,这个无法改变,比如安吉丽娜·朱莉,就从她母亲(56岁因癌症去世)那里遗传到了BRCA1基因突变,虽然没有导致朱莉儿童时期癌症,但让她有75%可能在中青年期就得乳腺癌或子宫癌。如果父母遗传的突变发生在Rb,p53或者Ras等更强的癌症基因,那么小孩就非常危险了。除去本身遗传因素,卵子中出现新基因突变的概率在35~40岁以后会指数级提高,多一岁就多一倍风险,因此大家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应该尽量35岁之前生宝宝,而大龄孕妇则一定要做好孕前和孕期检测和监测。幸运的是,卵子或者精子有突变的整体概率非常低,而且即便有突变,生物体进化出的保护功能很多时候会让问题胚胎流产,防止有缺陷小孩的出生。我一向觉得只要不是习惯性,流产很可能不是坏事。

那么哪些因素会导致胚胎的突变?理论上,因为胚胎发育完全发生在子宫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能引起胚胎突变的因素必须要能到达子宫。目前确定的几个因素是:大剂量辐射(是核弹或核电站泄漏这种,不是手机或者电脑辐射),因为它能穿透母亲组织,直接影响胚胎;母亲不良生活习惯,比如抽烟,酗酒,里面的很多致癌化学物质能通过脐带血进入胚胎;病毒感染,比如艾滋病,同样也可以通过脐带血等途径进入影响胚胎.

最后,一个不影响胚胎但会造成儿童基因突变的原因是化疗和放疗,一些儿童癌症患者在被治愈后的几年后会出现和第一次癌症完全不同的癌症,这就是因为第一次治疗中的化疗和放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不幸地又引起了新的基因突变,孕育了新的癌症种子。找到更好的儿童癌症治疗药物迫在眉睫。

除去重度辐射和儿童癌症关系很明确,其他环境污染和基因突变的关系其实一直都在争论,主要是这方面大规模科学研究非常难做,因此虽然大家都猜测有影响,但可靠的数据并不多。纯粹从科学理论上来说,如果某个坏境因素能引起致癌物质进入血液,就有可能影响胚胎的基因和发育。从这点来看,水污染比空气污染要危险得多,一方面因为已知的致癌物溶解在水中的能力远超出现在空气颗粒中;另一方面,水里的致癌物通过消化道吸收进入血液,从而到达胚胎的可能性也远大于空气污染中致癌物通过肺部的毛细血管交换进入血液。中国的癌症村,往往都能归结到水污染,或者土地污染,总之都还是“病从口入“,而不是”病从肺入“ 。如果大家真要保护宝宝,那还是管好自己的嘴最重要。

关于雾霾和儿童癌症的关系就先说到这里,由于我的工作很大部分专注于儿童癌症,我对这个题目感情很深,中国社会对儿童癌症的忽视也让我无奈,鉴于此,我必须要说:柴静,谢谢你让更多人关注到儿童癌症!

我正在和很多朋友一起搭建中国第一个综合的儿童癌症知识交流平台,致力于传播国内外最先进的关于10大类儿童癌症的发病原因,诊断,治疗,后期跟踪,心里辅导等知识,希望患者家长就不用在百度,QQ中各种垃圾信息中来大浪淘沙了。人多力量大,随时欢迎想加入平台搭建的志愿者附上简单自我介绍发信到  或 。

附:和癌症作斗争 (6):儿童为啥会得癌症

通常,癌症是一种老年病,随着年龄增加,各种癌症的发病率都直线上升。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我们生活中应该听说过不少年轻人,小孩甚至婴儿得癌症,尤其是白血病的故事,这是为什么?

癌症是由突变引起的,后天因素导致突变需要时间积累,在短短几年以内是不可能纯靠后天因素导致癌症的。因此可以肯定,婴儿,或者几岁的儿童得癌症必然有先天因素的:要不然就是父母遗传了致癌基因,要不然就是在怀孕的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胎儿产生了突变(1)。

现在生物检测技术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在怀孕过程中尽早检测出先天突变,如果证明宝宝有严重遗传疾病,父母至少能选择是否流产。基因检测技术的成熟和致癌基因的认识,让我相信父母是否携带致癌突变应该会成为孕前体检的常规项目。而在怀孕过程中出现的突变检测相对要困难很多,主要原因是胎儿发育中要获取样品很困难。传统的检测如唐氏综合症筛选还依赖于羊水穿刺,这是一个手术,对胎儿发育也有一定的风险。很多的人正在为无穿刺检测技术而努力,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相信几年之内就会有突破性进展。

但是无论检测技术如何先进,一个让人头痛的难题将始终存在:即使知道胎儿有了基因突变,由于生物体的复杂性,也不一定100%会得癌症,这个时候父母将面临一个非常困难且没有正确答案的选择。是冒险生下来还是继续等待下一个健康的宝宝?相信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成熟和广泛应用,这个问题将日益突出。

现在全世界大概有50万儿童患有各种癌症,癌症是儿童死亡的第一杀手(2)。儿童癌症中最常见的是白血病,占了近40% (见下图),这是我们为什么老是听到儿童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捐赠的故事。其次是神经系统肿瘤,然后是骨头和各种软组织肿瘤。



(图)儿童癌症的主要类型

治疗儿童肿瘤采用的办法也是手术+化疗+放疗。对比成人癌症,化疗和放疗对于儿童癌症往往有着惊人的效果,即使不考虑骨髓移植治愈白血病,很多儿童病人也能够被传统化疗放疗治愈。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复杂的。第一:儿童癌症的突变往往很少(3),因此癌症产生抗药性的可能性低;第二,和传统想法不同,儿童接收化疗和放疗的剂量相对体重来说往往超过了成年人,这是由于儿童组织修复能力比较强,能够忍受更强的化疗和放疗带来的副作用。这两点是儿童癌症的治愈率远远高于成人肿瘤的重要因素。

但是有得就有失,高剂量化疗放疗在治愈肿瘤的同时,会给儿童带来各种各样长期且严重的副作用:神经发育不全,智力低下,抑郁容易自杀,不孕不育等等 (4)。因此,对儿童癌症的药物开发迫在眉睫。

可惜,相对于我们对成人癌症的投入,对儿童癌症的研究远远落后。根本原因是由于儿童癌症数量较少。这一方面导致样品数量不足,因此基础研究到医学转化研究的实验室都比较少。更重要的原因,由于病人少,大药厂往往不愿意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来专门研究儿童癌症,其一是临床试验很难进行,其二是因为即使做出药来也不能收回成本。最后,因为周围儿童癌症病人少,社会对这种疾病的关注不够,对政府的压力也不足。

我近几年开始参与儿童癌症的研究,和各方面的人都有很多接触,感触良多。上个礼拜去长岛冷泉港开了个横纹肌肉瘤的会议,赞助者是一对夫妇,他们的儿子去年由于这个疾病而去世了。横纹肌肉瘤全美国一年只有400个左右病例,多数是儿童。由于病人少,这个疾病的存活率在过去30年没有任何变化!该夫妇家境非常富裕,在全美国最好的肿瘤医院使用了最贵的药物,但是在治疗过程中仍然深感绝望。因此在儿子去世之后设立基金,希望能够唤起社会对这类“ 罕见病”的重视。 在会上,我见到了他们和其他几对患者父母,听到几位医生讲诉病人的故事,有治愈的幸福故事,也有不幸的悲情故事。我觉得只有亲身见到这样的例子,科研工作者才会知道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和这些科研临床的朋友一起,我们建立了横纹肌肉瘤一个的宣传公益组织 ( )。这里面有我们能找到的所有和横纹肌肉瘤相关的内容,所有科研文章和进展都会随时更新,每个月会有科研,临床的专家进行网上讲座。病人家属之间也能互相交流和鼓励。在中国, 横纹肌肉瘤的研究就更加匮乏,很多医生都没有见过这种肿瘤,因此有很多的人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在空闲时间,我会慢慢把  上的重要网页翻译成中文,方便国内的医生和患者查询。

面对儿童癌症,一方面是病人家属的无奈,另一方面是科研资源的匮乏和药物开发的停滞。强烈呼吁大家增加对该方向的关注,只有社会和舆论推动政府作为,才有可能迫使药厂进行更多的投入。希望有一天没有儿童会再被癌症打倒!

参考文献:
1: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What are the risk factors and causes of childhood cancers.
2:
3: Emerging patterns of somatic mutations in cancer,Nature Reviews Genetics, 2013, 14, 703-718
4:
男,1964年11月生。2010年5月14日确诊为ALL-T伴髓系表达。2010年11月30日中华骨髓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无法发连接、邮箱,图片。痛苦...
男,1964年11月生。2010年5月14日确诊为ALL-T伴髓系表达。2010年11月30日中华骨髓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近期,菠罗(李治中)已通过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新书《癌症.真相》。以上系列文章已整理收集其中。属于科普书,有关癌症的前沿信息。
男,1964年11月生。2010年5月14日确诊为ALL-T伴髓系表达。2010年11月30日中华骨髓库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