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战士,您好,又来请教您,我母亲在地西他滨联合小剂量化疗后的19天,血细胞有所回升,白细胞由之前的0.5回升到1.1,血色素60多,血小板111,但粒细胞还是0,最近一周总是反复发烧,一会37度左右,一会又38度左右,用了抗生素但提问没有完全降下来,这种情况问了经治医生要不要打升白针粒细胞刺激因子,医生说正在回升想再等等看,但这种反复感染也不是个事啊,中间做了CT,也没发现肺部及头部感染,就是想请教一下1、升白针和粒细胞刺激因子是一回事吗,发烧多久需要打生白针这些有明确的界定吗?2、化疗多久需要复查骨髓,我看经办医生还未提出复查骨髓的事;3、我妈的粒细胞和白细胞本来就低,不会化疗后长不上来吧,当然前提是排除疾病本身的恶化情况,麻烦战士给些指引,万分感谢

TOP

白细胞1.1了,粒细胞可能不会是0,这个0是仪器分析的结果,不妨做一个手工镜检分类看看(很简单的一个检查),如果粒细胞真的还是0,我觉得有必要注射粒细胞刺激因子。
升白针是粒细胞刺激因子的俗称。
打不打升白针,和多少多久没有必然的联系。如果粒细胞真的是0,而且持续为0,是很容易继发严重感染的,因此有发热也不奇怪。就是为了减少感染,尤其是减少严重感染的发生,权衡利弊我才认为有必要注射粒细胞刺激因子。
如果化疗后血细胞恢复挺好,当然就有必要复查骨髓以评估疗效。如果2、3周都看不到恢复的迹象,也有必要复查一个,看看骨髓情况以判断血细胞恢复缓慢的原因。当然, 并不是说2、3周不复查就是错的,没有规定一定在什么时候复查。
这样的小剂量化疗应该会恢复的,时间问题。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您好,战士,有段时间没上来了,我母亲已经进行了两个疗程的化疗,第一疗程是地西他滨联合小剂量阿柔比星(好像叫CAG),化疗后原始细胞由13.5%降到8%,第一个疗程后血小板最高到140多,血色素最高到89,白细胞1.6,因为之前白细胞就低,出院后肠胃一直不佳,肠痉挛时有发生,别的病人化疗后特别能吃,母亲在化疗后饮食方面不行,以至于瘦了很多,后面一个月后经治医生说第一疗程骨髓移植稍长,再一个身体耐受力不是很强,想放缓一下化疗的强度,第二个疗程就进行了单药地西他滨5d,25mg的化疗,期间因为无菌床紧张,没有住上,在普通病房同房间的人感冒被传染,后面引起了肺部细菌感染,不过后面也控制住了,但第二个疗程回家休养的过程中肠胃还是一直不佳,后面发烧又住院了,住院期间化验骨髓,原始细胞10%,较上次的8%升高了,住院抗感染输液第二天就不发烧了,但是住院四天后发生了肠梗阻,经过灌肠,胃减压后,有所缓解,现在还在调理肠胃,有几个问题一直很迷茫,想请教一下战士:1、这种肠胃不佳会不会是化疗引起的?2、如果是的话,下个疗程的化疗是单药地西他滨还是联合呢,从效果上来看,肯定是联合更有效,但是又担心毒性大,对身体伤害更大了,我看同房间白血病的病号很多是化疗几个疗程后肺部感染,一个星期高烧都退不下去,对于下个疗程应该怎么把握化疗强度呢;3、这种化疗水平各医院的差别大吗?一开始觉得反正化疗方案都是一样的,在大城市的医院和小城市的三甲医院应该区别不大,但是现在两个疗程后看着母亲日渐消瘦,并且病痛折磨,有点动摇了,想转到广州看算了,另外广州在血液病MDS不知道哪个医院比较擅长或者比较有优势?也是治病心切,如有问的不专业的地方,还请见谅!

TOP

我没有依据判断胃肠道的问题是化疗直接所致的,这样的化疗我们也经常用,没有见过这样的停化疗后还持续存在胃肠道问题。如果我的病人遇到这样明显的胃肠道问题,我应该会请消化科帮助分析判断和处理,也可能会请中医科帮助调理。总之,有些问题可能需要多学科协作处理。

我很难在这里具体回答下个疗程究竟该用什么样的方案了。

方案看起来似乎差别不大,但是具体执行时还是有可能有细节上的变化的,当然,和标准的方案有不同时应该是有理有据,而不是随意瞎改。譬如说具体何时上治疗、上单药地西他滨还是联合小剂量化疗、联合化疗的话联合哪些药物以及多大剂量、出现并发症时如何处理,等等,其实体现一个医生或者专科的临床诊疗水平的往往是在细节方面。

我对广东那边的医院的血液科情况说老实话不太熟悉,平时几乎没有交流的。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祝阿姨尽快康复,平安幸福!

TOP

战士,您好,我母亲从2016年10月开始使用地西他滨化疗,第一个疗程是地西他宾联合小剂量,第二个疗程是单药地西他滨,第三个疗程还是地西他滨联合小剂量,使用三个疗程后,除第一个疗程血小板升到正常值之外(但很快有下降了),并无明显的血象改善,在最后一个疗程出现了肺部真菌感染,当时很严重,医生说很有可能熬不过去,但经过伏立康唑及口服伊曲康唑的治疗后,肺部感染有好转,一个是肺已经明显感染消下去了,另外一个肺还有部分感染,因为病人现在因为肠道感染不能进食,并且嗜睡,体温一般再三十七度五左右,因为经治大夫是觉得本身的MDS疾病化疗后并没有好转,就算感染有所好转,但后面还是很难进行,一开始肺部感染相当严重,一度都开始说胡话了,大夫都觉得没有什么希望了,但我母亲生命力很顽强,后面照了CT后,有一个肺明显好转了,想请教一下,这种情况下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呢,一是肺部感染没有完全消退(当然真菌感染不可能短期全部消除,主要是粒细胞太低,打了十几天的刺激因子也没有打上去),二是我母亲肠道拍CT后也有一些问题,但经治医生没有明说,现在不能进食,不想吃饭,三是每天嗜睡,靠输注葡萄糖,脂肪乳,蛋白来维持,经治医生提出了要么全院会诊一次,同时做骨穿,看下血液病的进展情况,以您的经验来讲,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全院会诊及再做骨穿吗,接下来最要紧的是该怎么办?这每天都是这么维持着也终究不是办法,另外地西他滨如果三个疗程无效的话还有必要进行第四疗程吗?另外在和经治医生聊天的过程中,他提到一种当地没有的去甲基药物阿扎胞苷,不知道这种药物的疗效怎么样,我母亲染色体是 46.XX[20],DNMT3A 突变阳性,FAT1突变阳性,FANCA突变阳性,ETV6突变阳性,求解战士,盼回!

TOP

总的来说,目前似乎是状况挺不好的,很多临床具体细节问题不是这里能分析回答的,只能回答你部分问题。
对于存在多方面问题(基础的血液病难治、继发的感染严重、全身状况不好)的病人来说,邀请多科室会诊是很常见的,也有必要,这对于病人来说是有利无害的,尽管不能保证这样的会诊是否能解决难题。因此,不应该纠结于该不该全院会诊。
其次是骨穿的问题,即使是处于全身衰竭的病人,骨穿对病人也不会有明显的损伤,因此,如果有必要做骨穿的就做吧。尽管做了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但是至少可以帮助判断一下目前的血液病状况以及骨髓造血状况。
至于第四疗程的问题,现在全身状况很差,也不了解血液病目前是什么状况,根本就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地西他滨和阿扎胞苷都是去甲基化药物,尽管不是完全一样,但是如果地西他滨无效的,换阿扎胞苷能有明确疗效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我觉得如地西他滨无效,基本上就别考虑阿扎胞苷的事了,尽管我也不能绝对肯定阿扎胞苷一定无效。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谢谢您的回复!根据您所说的目前最棘手或者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血液病,而是相关的其他疾病问题么?我觉得现在不能进食比较麻烦,这样身体很难恢复。另外想问下,像MDS病人或者是假定已经转白的MDS病人,除了地西他滨,还有其他的治疗方案吗?即便是有,是不是还是化疗类的治疗?感觉现在母亲的身体经受不住再次化疗类的治疗了,想试试中医,但经治医生说中医本身就慢,对于这种高危的,可能希望比较小,很矛盾,西医有化疗风险,中医又希望不大,感觉绝望了,哎

TOP

MDS异质性很强,不同的病人治疗方案的选择有很大的差别。对于RAEB2或者已经转急性髓系白血病的病人来说,如果没有条件选择移植,那么地西他滨联合化疗是最积极的治疗。其他的地西他滨单药、化疗、雷那度胺、沙利度胺都是备选方案,中药也可以试试,但是我觉得对于RAEB2或者已经转急性髓系白血病的病人来说,中药可能不会有很明确的疗效。
RAEB2或者已经转急性髓系白血病的病人来说,本来就是高危的或者极高危的,常规的药物治疗效果不佳也是比较常见的。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您好,战士,可能奇迹又一次发生了,我母亲做了骨穿,原始细胞居然从10%降到5%,当时是因为严重感染(肺部真菌感染,肠道感染),并且第三个疗程后,血象并无明显上升,医生判断地西他滨化疗无效,后面感染现在控制住(一个肺部基本没什么问题,一个肺还有一些感染灶存在),体温大概在三十六度九到三十七度五徘徊,我们昨天进行了骨穿,今天结果出来后,医生说从原始细胞来看,三个疗程的化疗还是有效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染的原因,导致了血象表象看,没有什么化疗效果,为了全面描述母亲的病情,我们主治医生做过一个治疗的坐标轴,我现在描述给您:
2001.11月,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骨髓检查MDS-RA,Hb 80g/L,WBC 1.5,PLT 126
2002年12月,叶酸片,腺苷钴胺片,利可君片,益血生胶囊,十一酸睾酮
2004年8月 天津血研所MDS-RCMD,原始细胞1%,骨髓增生减低,有巨幼变及核发育不平衡,红系有巨幼样变,巨核系可见双圆核单圆核,多圆核
口服  沙利度胺  环孢素,达那唑,强的松(一个月后停服),2006年3月摆脱输血依赖
2010年2月-2014年4月,停药,除白细胞低之外,其他红细胞和血小板基本正常
2014年5月 广东省中医院,PLT,HGB下降,环孢素,沙利度胺,再造生血片,利可君片,中药,2014年6月骨穿,原始细胞3.5%,粒系增生活跃,见少数粒细胞有发育异常,空泡变性及破碎细胞。红系增生活跃,中晚幼为主,成熟细胞无异常。巨核系未见明显单圆粒等。
2016年3月,天津血研所,MDS-RAEB2,骨髓增生活跃,原始细胞11%。粒系可见核浆发育不平衡,巨幼样变,多叶不良,红系比例增高,以中晚幼红为主,可见巨幼样变,花瓣核,双核。成熟红细胞大致正常,巨核系粒未见单圆核,多圆核等。染色体46.XX[20],DNMT3A 突变阳性,FAT1突变阳性,FANCA突变阳性,ETV6突变阳性
2016年10月,驻马店市中心医院,wbc 0.5,HGB 41,PLT 91,骨髓增生减低,原始细胞13.5%,粒系可见巨幼样变,红系可见巨幼样变,然后进行地西他滨(25mg/d,d1-5),减量CAG方案(阿柔比星,10mg/d,d1-4,阿糖胞苷0.04g/d,ih,d1-7,粒细胞刺激因子,150mg/d d1-7)
2016年12月  化疗前,WBC 1.4,HGB51g,PLT 107,骨髓增生减低,原始细胞8%,粒细胞浆颗粒减少,及核浆发育不平衡。红系可见类巨幼变,核出芽,畸形粒,巨核系可见单圆核,双圆核,系圆核及小巨核。进行化疗地西他滨 25mg/d  d1-5,期间发生肠梗阻,灌肠后获益
2017年2月,WBC 0.4,HGB 50,PLT 25,骨髓增生减低,原始细胞10%,红系可见核系叶,巨核系未见单圆核等。
2017年3月,化疗前 WBC0.8,HGB 54,PLT 55,20170307-20170313,进行地西他滨(25mg/d,d1-5),减量CAG方案(阿柔比星,10mg/d,d1-4,阿糖胞苷0.04g/d,ih,d1-7,粒细胞刺激因子,150mg/d d1-7)
2017.3.14,发热,体温最高为38.6度,头孢哌酮舒巴坦,WBC  0.3, ANC 0,HGB 67,PLT 4
2017.3.15   阿米卡星 0.4g/d
2017.3.16  WBC  0.4,HGB 57,PLT 23,血培养  阴性,痰涂片 阴性,痰培养阴性
比阿陪南 0.3g 96h   阿米卡星 0.4g 9d
2017.3.23 +去甲万古霉素针
2017.3.25  WBC  0.3,HGB 45,PLT 23,CT,两肺发结节状高密度影, 真菌? 伏立康唑
2017.3.26 真菌葡聚糖 101.4(+),亚胺培南+伏立康唑
2017.3.29 亚胺培南+进口伏立康唑
2017.3.30 WBC 0.5,HGB 72,PLT 27
2017.4,中间肺部感染控制住之后,又发生了肠道感染,后面就不能进食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能进食,现在其实肠道也不胀了,可能是因为食道长期不吃东西,喝水少,干裂还是什么原因,每次看吞咽东西很困难,这两天想着要东西吃了,结果吃了没几分钟立马都吐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痰没有力气吐还是什么原因,吐出来的有类似于痰的粘稠液


用血液科经治医生的话,我妈的病情发展非常典型,都可以写进教科书了,现在有几点疑问:1、为什么原始细胞下降的情况下,血象并没有比化疗前有明显改善呢,是因为重度感染的原因吗?2、像这种情况下,如果全院会诊,身体得到恢复的话,还有必要进行第四个疗程的地西他滨化疗吗,我都想转为中药保守治疗了,觉得化疗如果发生感染并发症病人真的很受罪,如果不进行第四个疗程的的地西他滨化疗,生存期大概有都久?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