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再次请教战士,我们已经做完堂弟做供者的半相合移植,我们是在2017年2月7号回输的,在移植后一个月的骨穿结果:MRD流式3.6*10-4,WT1 23/10000,ETO的定量小于10/10000,+60天的骨穿结果MRD2.2*10-4,WT1是29/10000,ETO定量检测结果显示未检测到融合基因转录本,+90天骨穿只做了基因检测结果仍然是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最近+180天的骨穿结果是:MRD流式1.3*10-3,WT1是49/10000,融合基因检测还是显示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我们这次骨穿残留都有点升高,这个要采取措施吗?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排异,抗免疫制剂也在移植后90天的时候停掉了!

TOP

我们移植前查体的时候做颈部超声检查时,发现甲状腺有结节钙化,当时准备进仓了就没做进一步检查,这次也做了活检穿刺想定性是否是肿瘤,结果还没出来,请问如果甲状腺结节是肿瘤的话,他这个会影响到骨穿的流式MRD和WT1的结果吗?我们这次骨穿这两个结果都上升了,会不会受这个影响?

TOP

我们移植前查体的时候做颈部超声检查时,发现甲状腺有结节钙化,当时准备进仓了就没做进一步检查,这次也做了活检穿刺想定性是否是肿瘤,结果还没出来,请问如果甲状腺结节是肿瘤的话,他这个会影响到骨穿的流式MRD和WT1的结果吗?我们这次骨穿这两个结果都上升了,会不会受这个影响?

TOP

再次请教战士,我们已经做完堂弟做供者的半相合移植,我们是在2017年2月7号回输的,在移植后一个月的骨穿结果:MRD流式3.6*10-4,WT1 23/10000,ETO的定量小于10/10000,+60天的骨穿结果MRD2.2*10-4,WT1是29/10000,ETO定量检测结果显示未检测到融合基因转录本,+90天骨穿只做了基因检测结果仍然是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最近+180天的骨穿结果是:MRD流式1.3*10-3,WT1是49/10000,融合基因检测还是显示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我们这次骨穿残留都有点升高,这个要采取措施吗?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排异,抗免疫制剂也在移植后90天的时候停掉了! ...
一举成名cheng 发表于 2017-8-16 20:43 http://www.bloodbbs.org/images/common/back.gif


定量检测AML1-ETO融合基因也是一种MRD的检测手段,特异性更强。你说的MRD是流式细胞仪检测的,这种方法存在的主要局限性是准确性和检测的实验室或者技术人员的经验、水平关系比较大。我不清楚这个实验室做这个检测的经验水平,没法分析。不清楚经治医生是如何对待这个检测结果的?我觉得既然AML1-ETO阴性,应该审慎对待流式细胞仪检测到的MRD弱阳性结果。
移植后90天就停用了所有的免疫抑制剂?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我们移植前查体的时候做颈部超声检查时,发现甲状腺有结节钙化,当时准备进仓了就没做进一步检查,这次也做了活检穿刺想定性是否是肿瘤,结果还没出来,请问如果甲状腺结节是肿瘤的话,他这个会影响到骨穿的流式MRD和WT1的结果吗?我们这次骨穿这两个结果都上升了,会不会受这个影响? ...
一举成名cheng 发表于 2017-8-16 20:52 http://www.bloodbbs.org/images/common/back.gif



    除非甲状腺的结节是白血病浸润的,否则没有理由和这个MRD检测结果有关。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标题

甲状腺活检结果今天拿到了,是甲状腺乳头状癌,外科医生建议手术切除,不知道我们现在是否能承受的了这样的手术?我们移植后三个月的时候免疫制剂全都停了,没有明显排异,现在只是口服伏立康挫,和阿昔洛韦。

TOP

我觉得这最好是由血液科的经治医生和甲状腺外科(有的医院是普外科管的)甚至还有肿瘤科医生一起商量商量,关于手术的必要性、手术时机等问题。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1、请问战士,我们是堂弟做供者的半相合移植,我们是在2017年2月7号回输的,在移植后一个月的骨穿结果:MRD流式3.6*10-4,WT1 23/10000,ETO的定量小于10/10000,+60天的骨穿结果MRD2.2*10-4,WT1是29/10000,ETO定量检测结果显示未检测到融合基因转录本,+90天骨穿只做了基因检测结果仍然是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最近+180天的骨穿结果是:MRD流式1.3*10-3,WT1是49/10000,融合基因检测还是显示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270天的骨穿结果是:MRD流式4.6*10-3,WT1是小于10/10000,融合基因检测还是显示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一年骨穿结果如下:MRD流式2.0*10-4,WT1是65/10000,融合基因检测还是显示未检测到该融合基因转录本,我们主治医生的建议是鉴于MRD流式和ETO结果都正常,WT1结果略高,可以暂时观察,三个月后再看骨穿结果,我还是有一点不放心,我们是否需要缩短观察时间,有没有必要2个月的时候去骨穿?
2、因为我们在2017年8月10号左右身上出现瘙痒,挠过后出现皮疹,当时正准备做甲状腺切除外科手术,主治医生没有让服药,直到外科手术后主治医生说我们这种不影响生活的轻微排异不需要服药,现在我们还是经常痒,想请问我们这种战士有没有见过我们这种非典型的皮肤排异,有没其他明确的手段确诊是皮肤排异?
男,2016年10月22日确诊M2b,一疗缓大剂量阿糖胞苷巩固一疗程后于2017年2月7号行单倍体移植,现无明显排异

TOP

苏大的MRD流式检测结果,医生一般认为10的负3和10的负4都属于正常范围
男,2016年10月22日确诊M2b,一疗缓大剂量阿糖胞苷巩固一疗程后于2017年2月7号行单倍体移植,现无明显排异

TOP

在其他两个MRD检测结果都是正常的情况下,仅仅是特异性不强的WT1略高,应该是没有理由为此采取什么干预措施的,尤其是还存在可能的慢性的移植物抗宿主病的。

针对皮肤瘙痒,没有什么直接的手段可以直接证实是不是皮肤移植物抗宿主病。经治医生的观点我觉得没有错,可以不采取药物干预的措施。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