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急淋B高危移植问题

本帖最后由 月冰凌 于 2017-3-29 20:26 编辑

患儿一岁9月确诊为急淋B(低危),就诊时血常规示HB66.WBC8.91*10 4
血小板11 ,中性粒0.96
,骨穿示ALL(普通型B-ALL可能)伴髓系抗原表达,IKZF-1基因外显子3-6杂合缺失,NRAS G12V突变,染色体45,XX,t(6:19)(p21:23),-7(12)/46XX(8),无融合基因,FISH(-),腰穿正常,第一疗行VDLD诱导缓解治疗(一剂DNR,4剂VDS,16针门冬),19天骨穿评估,MRD3.2%,升至中危,第二疗CAT治疗,46天评估MRD5.5%,升至高危,后转至北京继续化疗准备移植,期间上了2剂大剂量甲氨蝶呤,后行骨穿MRD为0,转至移植科排仓,期间打了一个疗巩固(一个大剂量甲氨蝶呤,8针门冬,2剂VDS),正准备预处理进仓时做了个骨穿MRD升至0.33%,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医生建议行CART疗法,再做父母的半相合移植,我想问的是就我们发病时的那个基因有没有靶向药物治疗,还有IKZF1移植后的预后怎样,我们现在是强移还是做CART后再移,或者再行化疗把残留打下来?请战士给予帮助,不胜感激!

IKZF-1基因突变的B细胞ALL,被视为是预后不良的。加用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可能会增加治疗效果。
对于预后不良的打算做移植的ALL,移植前不强求将残留降至阴性的。我觉得没有必要做CART治疗后再考虑移植。
本来计划是用谁做供者的?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回复 2# 战士

谢谢,妈妈有弓形虫感染,暂不考虑做供者,考虑用父亲的5个点,如果残留不转阴移植的话复发的风险不是更高了吗?现在本来要进仓了,医生让孩子转去做免疫治疗,这几天孩子胃口很差 ,小便也少,不知道是不是癌细胞又蠢蠢欲动了。

TOP

没有把握一定能通过化疗或者CART治疗(目前在国内外CART都属于临床研究项目)将残留转阴的。

如果是白血病进展导致的胃口差、小便异常,那一定是全面的血液学复发的,全面的复发是很容易看得出来的。应该不至于。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回复 4# 战士
我刚刚看了您发表的供者的选择的文章,我还是想问下,如果父亲的身体比母亲强健,而且和女儿血型一致,是该选择父亲还是母亲,至于父供女的效果最差是指易复发吗。

TOP

你是从这个论坛里看到了?应该不是我写的,我只是转抄。
关于半相合移植的供者选择问题,我一般都是参考北大人民医院的经验,毕竟他们做的最多。根据近年来他们总结的经验,父亲供孩子的应该是优于母亲供孩子的,不管是血型怎么样?当然,具体实践中,我们不仅仅是看性别、关系、血型、健康状况,还要做供者特异性抗体检测结果。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