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回复 20# 战士

您好战士,

感谢您的解答,我父亲的这个WT1,起伏变化很大。
我讲一下我们的变化,也为后来人有个参照,在移植之前
9-1     检测结果WT1 45.99  (8月26日住院,当时初步判断为急性白血病未分型,后确诊为MDS-RAEB2,转入移植科)
10-10 检测结果WT1 89.16   残留 17.72 (9月4日 第一次化疗 地西他滨 医生说第一个化疗,没有效果反而还在增长,中间一直使用伊曲康唑注射液后改成口服液,因病人长期肠道不太好,10月初改成泊沙康唑)
11-03 检测结果WT1 27.71   残留 16.65 (10-13日 第二次化疗 地西他滨 + 阿糖胞苷 (医生评价,效果不好,不过暂时不在增加,维持住现阶段,然后11-03 都 11-20日出院回家等待排仓,在此期间我父亲的血小板从 16 回升到 244后回落到108,药物为泊沙康唑)
12-19 检测结果WT1 71.54,残留 3.08 (12-18日进移植仓,血小板60)
移植之后
1-12   检测结果WT1 1.71    残留 0 (1-11日出移植仓,期间没有口腔溃疡,没有感染,1-19日开始使用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伏立康唑针X3 从移植开始一直用,这药真TM贵)
1-30   检测结果WT1 6.39    残留 0 (残留结果出来后,医生 开始减少激素,看看能不能诱导排异,最好是皮肤或者肝脏,然后等待2周后的骨穿报告,期待WT1转阴)

TOP

提前减停免疫抑制剂等措施本质上是为了诱导移植物抗肿瘤效应,而不是诱导移植物抗宿主病,但是移植物抗肿瘤效应往往不是可以直观的看得到的,而移植物抗宿主病往往是可以直观看得到的,有明显的移植物抗宿主病的时候往往也会有比较明显的移植物抗肿瘤效应。所以,有时候医生会说为了诱导移植物抗宿主病。说的复杂了家属也听不懂。

但是诱导移植物抗宿主病是有一定风险的,太严重了可能会致命的。所以,经治医生会权衡利弊考虑该不该采取措施去诱导移植物抗宿主病。

伏立康唑针剂国产的不太贵。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