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请教战士我父亲8次化疗后可否停药观察了,急盼您的建议。

尊敬的战士,我父亲去年4月份患病,以下是他的治疗过程:

患者男性,年龄74岁,2017年4月初发热,咳嗽于21日入住天津总院,检查血常规:WBC45.02*10^9/L,RBC2.8*10^12/L,Hb96g/L,PLT 105*10^9/L,白细胞显微镜分类:原始及幼稚细胞83%,Ret0.74%。骨髓活检:骨髓增生较活跃,幼稚髓系细胞弥漫增生,粒红比例增加,免疫组化CD34,CD117弥漫阳性,Lysosome、MPO多数细胞阳性;少量淋巴细胞散在分布(CD20、CD3散在少阳),巨核细胞形态数量未见特殊(CD61阳性)。白血病免疫表型:R5 82.47%,组织  化学染色:POX90%(119),SE3%(5),NSE93%(211),NSE+NaF62%(91),幼稚细胞糖原100%(150),白血病相关融合基因:AML-ET0(+)(检测数据CT:27.8),c-kit/D816V基因突变(-),BCR-ABL P190(-)(试验方法为RT-PCR)。确诊为AML-M2b 。

1、2017年4月27日予CA化疗(阿柔吡星10mg+阿糖胞苷100mg+地西他滨(35mg) ,监测血常规WBC97.11*10^9/L,RBC2.52*10^12/L,Hb85 g/L,PLT21*10^9/L,考虑未缓解。
2、2017年5月11日予IA方案诱导(伊达吡星10mg d1-3,阿糖胞苷0.2g d1-7),2017-6-5骨穿示CR骨髓象,期间肺部真菌感染,给予伏立康唑,卡泊芬净,替加环素、美罗培南联合抗感染。
3、2017年6月15日给予IA方案巩固(伊达吡星10mg d1-3,阿糖胞苷0.2g d1-7),2017年7月13日骨穿示CR骨髓象,7月15日出院回地方三甲医院抗感染继续治疗。
4、2017年7月15日入地方三甲医院,持续发烧,入院后继续伏立康唑抗真菌治疗,因低热,咳嗽持续,加用卡泊芬净,两性霉素B抗真菌治疗,并加用美罗培南抗细菌治疗,2017年9月1日复查肺部CT炎症较前好转,空洞较前缩小,完全骨髓常规示缓解期骨髓象,给予HA方案(高三尖杉酯碱2mg d1-7,阿糖胞苷200mg d1-7)化疗,2017年9月16日血常规正常,肺部CT明显好转出院。
5、2017年10月9日入院,复查肺部CT肺部以形成包块,情况稳定,给予中剂量阿糖胞苷巩固治疗(1.0g q12h d1-3),期间出现发热,咳嗽,给予莫西沙星抗炎治疗,2017年10月30日血细胞恢复正常出院。
6、2017年11月27日入院,将抽血样本送天津金域检验进行流式细胞免疫荧光分析,结果如下:流式结果表明送检样本中未检测到明显免疫表型异常的原始/幼稚髓系细胞。骨穿示缓解期骨髓象,肺部情况稳定,给予中剂量阿糖胞苷巩固治疗(1.0g q12h d1-3),化疗过程顺利,2017年12月24日血常规指标正常出院。
7、2018年1月17日入院,抽血样本送天津金域检验进行分子病理定量检测(RQ-PCR),检测结果AML-ET0为阴性,基因拷贝数为0。骨穿示缓解期骨髓象,肺部情况稳定,给予HA方案(高三尖杉酯碱2mg d1-7,阿糖胞苷200mg d1-7)化疗,化疗期间感冒、发烧、咳嗽,给予莫西沙星等抗菌治疗,2018年2月19日血常规指标正常后出院 。

计划2018年3月19日入院进行第八次化疗,请问这次化疗后就已一年了,是否可以停药观察了?

AML-ETO基因是什么时候转阴性的,我看到的信息提示2018年1月阴性的,此前几个月没有复查过?如果想要讨论8个疗程后可否停止化疗,这个问题毕竟重要。

国内的几个大中心的研究发现,针对AML-ETO阳性而又没有C-kit基因突变的M2,高三尖杉酯碱联合阿糖胞苷的方案有很好的疗效,甚至远远优于IDA这种很贵的方案。所以,现在在国内已经成为大多数医院的首选方案了。我们自己的体会也是疗效很好。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尊敬的战士,您好,AML-ETO基因就在1月份做了一次复查,现在的情况依据您的经验8疗后还需继续化疗吗,如果需要还需要多少疗程,如何用药?谢谢您!

TOP

奇怪, 不知道为什么第2个疗程就获得完全缓解了,到了第7个疗程前才复查这个基因。通常缓解后巩固强化2疗程就有必要复查这个指标了。
由于此前的化疗强度不算很大,再说基因何时转阴也不知道,我觉得8个疗程后就停止化疗不太合适。对于这种类型的中青年病人,巩固强化强度足够的情况下,6~8个疗程后是可以考虑停药观察的。
不知道经治医生怎么建议的?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您好,非常感谢您百忙中的回复,经治医生的意见还是继续用药,以后的方案骨髓抑制会弱些。如果第8次能采取大剂量的巩固,是否以后就可以停药了?如果按照经治医生继续做化疗,化疗方案的骨髓抑制弱,是否有效?据您的经验一般是什么方案?按照你的治疗经验是否普通剂量化疗持续下去还需要多久,是否有效?谢谢您了。

TOP

按照我的理解,再继续巩固2、3个疗程,如果这两三个疗程期间复查微小残留病都是阴性,那么可以考虑停药观察。
不是我经治的,我不太愿意谈具体该用什么方案。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本帖最后由 huiqi_hd 于 2018-3-26 15:59 编辑

尊敬的战士,您好,我父亲于4月22日入院,准备开始第8次化疗,当天做了骨穿,次日4月23日出的结果,骨穿结果是M2b 缓解期,但这次报告显示原始,早幼都是1%,而第7疗前骨穿结果原始、早幼都没有,是否预示发展不好呢?
本次仍然给予HA方案(高三尖杉酯碱2mg d1-7,阿糖胞苷200mg d1-7)化疗,从4月24日开始,今天已是第三天了,据主治医生意见这疗后患病已一年,以后化疗可以间隔时间长些,间隔2-3个月,到明年四月份再做4个疗程,其中到年底做两个中剂量阿糖胞苷(1.0g q12h d1-3),(我父亲身高170CM,体重50公斤),按照您上次意见8疗后再继续巩固2,3个疗程就可以停药观察了,考虑我父亲现在化疗后恢复周期渐长,我想采用您的意见到年底做2个疗程停药观察,不知可行否?谢谢您。

TOP

急性白血病在化疗后骨髓造血恢复阶段骨髓中有这样少量的原始、早幼粒细胞的,在数量很少的时候,很难直接判断这是不是白血病细胞,这需要结合白血病微小残留病检测结果综合分析。

后续可以考虑适当延长化疗间隔,但是具体多久合适还需要结合病人此前的化疗后造血恢复情况等综合考虑。

经治医生的做法和我的习惯不太一样,譬如说我基本上都会把中大剂量阿糖胞苷的方案前置的,一年以后基本上就不再使用中大剂量的阿糖胞苷。对于急性白血病的诊疗,国内外都有相应的指南或者专家共识,供临床医生参考,但是具体到某个病人时往往还是不照搬的。所以,各个医院或者科室或者医生的做法可能会有不小的差别,旁人毕竟不是最了解病情的,不能随意说人家经治医生的方案是不合理的。
既然经治医生说还要化疗一年多,而你也愿意再给你父亲至少化疗2、3个疗程,那么不妨现在先不定的太具体,先化疗2、3个疗程看看化疗后恢复情况和每次复查结果再说。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本帖最后由 huiqi_hd 于 2018-4-11 10:22 编辑

尊敬的战士,您好,今天又来麻烦您啦,我父亲已于3月22日入院进行第八次化疗,到4月中旬是他确诊一年的时间了,这次化疗仍然是HA方案:高三尖杉酯碱2mg d1-7,阿糖胞苷200mg d1-7,时间是3月24日到30日,但这次化疗血小板降的比较快,白细胞降的很慢,化疗前血小板280,白细胞4500,4月3日化验血小板是15,白细胞2700;4月4日输了次血小板;4月6日血小板35,白细胞2100;4月9日血小板1700,白细胞2600;这次又约了血小板,但较紧张一直未输上;请问白细胞降到2000多一直将不下来是否是效果不好还是病况有反复?另外经过一年治疗与父亲沟通下如果这次化疗正常结束想停药观察,每三个月做次微小残留和基因检测,随时发现问题随时采取措施,以您的治疗经验和习惯不知可行否?非常感谢!

TOP

化疗后骨髓抑制是否严重,除了血小板,不能只看白细胞,看白细胞中的中性粒细胞比看白细胞更重要。其次,需要了解经治医生是否会在化疗期间和/或者化疗后使用升白针。
由于此前的化疗强度不是很大,我觉得8个疗程后就此停止化疗,似乎不太合适,拉长化疗间隔再巩固巩固可能更合适。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