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分享][原创]一路上,我放不下那些镜头

引:

    风风雨雨一路过,曾经的和正在发生的,也许未来还要发生着的,有那么多放不下的点点滴滴不时会袭上心来,让我在静下来的时候,让我在与妻儿共处的时候,懂得珍惜,懂得平和,懂得从容地走路,任风起风落,笑谈风雨。来创这个帖子,一是为了记住记忆,一是为了分享理解。有机会的时候,大家一起来写才好呢!

镜头1:
    天津——万全道
    03年冬,某天。 
    我用自己的脆弱度过的一天。
   
玮玮已经被确诊,剩下的事情就是医治了。护士长开始下通牒了,不允许我再呆在病房里了。下午,我得找住的地方了。匆匆走出病房的一瞬,玮玮还有些不舍得我,这些天来,玮玮没怎么离开过我,大多的时间,伏在我的背上,度过他的难受时光。那时,玮玮三岁半,瘦瘦的,发病时很厌食。玮玮扶在床栏上,像个圈养的小兽,孤独但又理解爸爸,他也许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呢。玮玮曾经的幼嫩的小手,玮玮曾经快乐无邪的小样儿,玮玮的经历会改变了他。
    万全道边的那个小偏厦,成了我噩梦般的记忆。那是一个阴冷的住所。几平米的房子里,没有任何取暖的东西。屋子里冰冷得让人发抖,十二月份的天气,我要不停地跑动,给玮玮用一个电饭锅做好了饭,再熬了菜来,个把个小时就这样打发了。入夜的时候,睡不着觉了,就捂了被子大喊,然后是寂寂的长夜,隔窗就是马路,不时有不归的夜人吵吵嚷嚷地走过。房东是个大嗓门的女人,没事时一脸同情相地看我做饭,其实是看我用的水。好在那是个节省钱的住处,一个月150元。岳母来了,决定留下来帮我们,每天回到那个小屋,岳母就用泪水洗脸,现在想来,对岳母来说,太过残酷了些。每夜,我们二人躺在用板子搭起来的床上,我们背对背,没什么好说的。不久,岳母就病了,老人家只好含泪回家了。
    在那里我度过了40来天的生活。每每想来会有噩梦般的感觉。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为什么帖子下面的内容我都看不到啊,谁能告诉怎么办???我只看到下面一部分:

发贴心情
[分享][原创]一路上,我放不下那些镜头

引:

    风风雨雨一路过,曾经的和正在发生的,也许未来还要发生着的,有那么多放不下的点点滴滴不时会袭上心来,让我在静下来的时候,让我在与妻儿共处的时候,懂得珍惜,懂得平和,懂得从容地走路,任风起风落,笑谈风雨。来创这个帖子,一是为了记住记忆,一是为了分享理解。有机会的时候,大家一起来写才好呢!

镜头1:
    天津——万全道

04年2月确诊慢粒,年底加速,05年2月移植,非亲缘供者半相合(高分5个点)。05年-10年融合基因检查为0,阴。现12岁了,正常生活!将来考虑早点自己退休,简单才会快乐!

TOP

 曾经可怕的噩梦,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心理上的阴影挥之不去,怎样的一段风雨飘渺的经历啊!它让我们学会了许多,也许如果没有这段记忆,我们就不会珍惜人生中以往忽略的东西。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日子总会过去,记忆会永存,我们要面对生活,努力让孩子及我们自已开始一种新生活,路途还长着呢!下次如有机会让我们一起来回忆。

TOP

每每看到这些,我总恍惚在梦里.

我们都有太多相似的记忆.

如果放得下,又何尝不是一 份宝贵的财富,教会我们坚强,让我们懂得珍惜!

只要看到儿子还鲜活地绕在我身边,就很满足很满足了!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曾益其所不能。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愿你我共勉!

TOP

松间云:我怎么能看见呢。是不是你的网速慢啊!

春   焕:“我们要面对生活,努力让孩子及我们自已开始一种新生活,路途还长着呢!下次如有机会让我们一起来回忆。”经历着彼此相似的经历,所以更加珍重彼此的这些回味。记住啊。一起来!

wumeild:“只要看到儿子还鲜活地绕在我身边,就很满足很满足了!”儿子又快从沪回来了。几度辛酸又袭来。真的很难言表!一种满足感。

我会继续我的写作。希望是我们大家一起来把我们这类人的生活留在这个世间来回味!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镜头2:
    天津病房
  主人公:崽崽
  03年冬,某天
  崽崽是我们的邻床。小家伙只有一岁多一点,一走三晃的那种,眼睛大大的,有点高眉骨,像他年轻的爸爸。崽崽是M7,据说是亚洲仅有的几例。说话时,病友私下里说,哎,这是没法治的型号:
打了几个化疗,毫无起色,说是癌细胞一点都没少。
  崽崽很招人喜爱,也是病区里最小的一个了。每天放风时(就是医院在晚饭左右时间,让病人到走廊里吃饭,或者坐着什么的,病房里用紫外线灯泡照了。我称之为放风。),崽崽就会到处窜,等他年轻的爸爸来,给他带来饭食。那个父亲较我年轻,二十三四的样子,典型的两广带的男人。他来时,崽崽会到他的怀里,他就抽空搂了崽崽在怀里,然后到处走走,看似平淡,但也充满父爱。崽崽的奶奶会吃一吃饭,然后和另一位病友简单聊几句。
  我们到津不久,崽崽一家就打算回家了。临走时,崽崽一家人没有说太多的话。他们从广西来,带了满腹希望,想抓一根稻草吧,结果只好两手空空地走掉。小崽崽无辜的样子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想起,就回忆起玮玮吃饭时,玩玩具时,小崽崽晃晃地来到跟前,玮玮不知如何应对比他小的孩子,就看着看着,然后任由崽崽来抓他的玩具什么的。

  崽崽蹒跚的小样儿总是晃在我的面前。他们是回家去了,因为绝望而看不到他们一家人的沮丧。穿着开档裤的小家伙,走的时候还顽皮地拽着什么随便可拽的东西。
  那时日已经过去好久了,在我的影像中,那种感觉好像是一个监
狱,崽崽如小萝卜头一样,有了一时的自由便在监外不停地挥霍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17 0:23:39编辑过]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镜头3:
    天津病房
    主人公:阿龙
  03年冬,某天
    天津的日子里,最不起眼的一个孩子就是阿龙了。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就像是崽崽一样,就像的人生的戏里一个戏名吧,也该是这些孩子的病名吧。其实,我也从未想探究过他们的名字。我也知道,许多病孩子痊愈之后,父母们隐居般搬了家,给孩子创造一方宁静、平凡的生活一样。所以还是不知的好。
    我们到津时,阿龙该算是老病号了。他也是我所见过的唯一个没有长个儿的病孩。每次大家在走廊里,坐在放开的折叠床上时,我们和阿龙一家就斜对着了。阿龙好像很少说话,也不会主动抢什么玩具,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阿龙来这里是妈妈和奶奶陪着的。每次我从万全道与病房间来回送饭时,总会有他奶奶与我碰见,见了也不会说更多的话,她拎着饭桶,更的时候,我们是在一个小市场附近遇着。大家见了,她只是会叹口气。当时的我还不知道阿龙的情况,后来才听病友说,阿龙已经上脑了。脑白?后来,每次见着阿龙时,总想逗一逗,但他只是不语,小小的年纪,很成熟地应对我!

    每天阿龙的妈妈、奶奶和我们一样,一脸平静地洗餐具,和护士打交道。那时,生活让我知道,大家同样,没有必要同情和怨艾自己,要面对。这是我从阿龙的表情中读到的东西。也许他没有这样想,但一直给我那样的感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17 18:10:05编辑过]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万全道,二马路,还有鞍山道的包子店,这些在你文章中出现过的地方都让我难以忘记,想起你的岳母一回家就以泪洗面,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想起我病的那段日子,她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却从不在我病房哭。从租的房子到医院有一段距离,高压锅很沉,送饭时也不知她要费多少劲。

想起了你所说的放风的时间,在不算宽的走廊,一群穿着病号服,头发都清一色地光,围坐在一起用带着不同方言的普通话聊天,尽管日子过得很艰难,可我们都还是笑语连篇,能不吃高压饭就很幸福,能痛快地洗个澡也是幸福!

TOP

QUOTE:
以下是引用悠悠闲人在2007-5-17 16:56:04的发言:

万全道,二马路,还有鞍山道的包子店,这些在你文章中出现过的地方都让我难以忘记,想起你的岳母一回家就以泪洗面,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想起我病的那段日子,她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却从不在我病房哭。从租的房子到医院有一段距离,高压锅很沉,送饭时也不知她要费多少劲。

想起了你所说的放风的时间,在不算宽的走廊,一群穿着病号服,头发都清一色地光,围坐在一起用带着不同方言的普通话聊天,尽管日子过得很艰难,可我们都还是笑语连篇,能不吃高压饭就很幸福,能痛快地洗个澡也是幸福!

是啊,那些记忆,永远沉在回忆里了!翻看时,别是一番滋味上心头!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镜头4:
    天津病区外
    主人公:一群家属
  03年冬 
    这里就像集中营里囚犯间休的场所。我们许多家属就在这里结识了。本来这里是楼梯等候处,却成了大家交流与互相支撑的地方。从天津走出,我就一直没有回去过,送回原始骨穿片子也是一个病友代办的。现在回忆得最清晰的就算是那个地方了。它留下了这些不幸家庭的众生相!
    偶然的一个午后,有一个长春来的病孩回来,妈妈是一名警察吧。当时我还在病房,病友说是长春来了一个,我就急忙过去看。孩子是T细胞的,因为复发而来想办法的。看见我们时一脸的羡慕,说是我们少走了弯路。这样的话在后来我们到了上海,仍然听到过一次。他们只停留了不到半天,就打算回长了。我依稀记得自己送他们出门时的样子,稀稀落落的几个病友坐在那里的椅子里,他们走进了楼梯,孩子依旧开心地围着他们的皮箱做自己想像中的游戏。后来,病友们有的结束了一个阶段的化疗,回家了,我就在那个电梯口送他们出门。久而久之,那电梯一开一关之际,已经深深地印在了记忆中。
    还记得有两次。一次是一个病友两口子打架了。男人也许是好于面子,打了老婆。老婆受不了委屈,要跳楼,大家那个劝啊。让我想起了家乡农村一桩桩往事。一次是秦皇岛来的一个病友,竟在那里喝了一天的小酒,一瓶白酒落肚了,他晕晕忽忽语无伦次。在艰难生活的关口,一个人能承受多少,真的很难。所以,我无心责备什么,只是想见着大家的苦痛,理解着过往的人生。
    听说曾经有一段时期,那里收过费啊。比如有的家长真的想在那里住着,好歹离孩子近些,就向护士们租一张弹簧床,白天的时候收起来就行了。不过我去过之后就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尽管有的病友暗示过这些,我也没去努力,主要也想找个能做点饭的地方,给孩子做一点可口的吃的。只是偶尔会有一两个新来的病友在那个地方将就一宿。病区外的这块地方,墙上挂着PICC的技术和门冬会引起胰腺炎的知识介绍。大家也会在那里传说着许多关于谁家孩子门冬时吃了油腻的东西而如何痛苦的故事。家长们被弄得不敢给孩子们一点油腥,因而孩子每到门冬,就绿了眼睛,一旦门冬下疗了,就如狼似虎地海吃,那样子让人看了、想了都会流泪。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18 12:49:32编辑过]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