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镜头5:
    天津病区外阳台
    主人公:某山东病友
  03年冬
  初到天津,我在某些病友的眼里,还显得不太合群。我一天到晚的在忙着给妻儿做些能做的。每天当他们躺下了,我洗洗涮涮,又把他们的鞋子放得整齐些,然后打好热水,把餐具放在热水里泡着,再把床边的隔布拉好,亲亲儿子,道声晚安。一般都是晚上十点多了,我才一个人走上天津的夜色里,走回到那间阴冷的住所。
  山东的一个病友和我年纪相仿,开始时不太愿意走近我。甚至还和别的病友说我如何有架子。结果被岳母逮个正着。岳母和我说起时,我只是轻然一笑过了。大家都是来治病的,这种样子本也没有任何意义。后来,有一天,早上九点多,收拾好病床和餐具,我就到病区外的阳台上,一则看看自己晾晒的衣物,一则为了躲开医生查房,不巧就碰到了这位山东老哥。见我来了,他刻意地和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一通山东话,幸好以前带过一个班学生几乎都是山东的,大致还听明白了他的话。不外乎是一顿抱怨!之后,他就拿出了一本厚日记本,我清晰地记得那上面,是整整齐齐的孩子的血相记录,并且有了血相走势图,我几乎是敬佩他了。自从玮玮生病看,我们也曾记录着一些看病的过程,但比起他来,自愧不如了。
  再后来,这位病友在阳台上抹眼泪的样子总在我的眼前闪现。他的儿子胖胖的,一笑起来眼睛都快没了。我也见过那小子发过火,然后,那病友就解嘲地说孩子没办法啊。他的口气我还记着:“老L,你看这孩子真是气人。”之后,听见他和老婆嚷的声音。现在想想,他是一个县城的某所所长。后来,我们一同到了上海,又合租了一个地方。有时门冬时,孩子馋了,就笑笑地看别人做东西,然后,病友们会问,你吃不吃啊。胖小子就说:“我不吃,不过真好吃!”我学不上来,他是一口地道的山东腔。小家伙非常有意思,后来他和玮玮换了影碟来看,有事没事到玮玮这里看有什么新东西没。
  那孩子胖胖的小手,几乎很难扎上一针。只有上海的顾阿姨会很准确地扎,但是往往也要扎上两针。后来,顾阿姨也只能将针扎在大拇指上,一针下去,小家伙咬着牙,都疼出汗了。孩子们让大人欣慰的是,一旦扎好了针,就又快乐地玩他们想玩的了。山东病友和他儿子一样,都胖胖的,尤其是脸。那儿子也顽皮,记得有一次,天津的一个护士来了,他就笑了,说是喜欢人家了,想亲亲,结果成了病区里的趣事。
  时间已经过去好久了,不知不觉,他们也已经快要停药了,每到上海,却很难一见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18 20:28:32编辑过]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镜头6:
    天津狗不理包子

    03年冬
  去天津的狗不理包子总店,纯粹是因为和病友们一起去过了。那次是因为病房里兴起小电视,每天傍晚,孩子们就找来自己的小电视,放上他们炫耀的光碟。我们没有,就商量和邻床的病友去到大胡同看看。结果我们都为孩子带回来了一套,那是我们为玮玮买的最值钱的东西了。
  回程时,车过鼓楼,那地方叫什么我给忘了,我也不愿再问。病友说他们来过那,想给他女儿带回去些。恰好我也借了光。这条街上都是什么十八街麻花之类的好吃东西。我和病友找到了据说是狗不理包子的总店,买票,坐在那里等着窗口里送出来我们打包的小包子。我们要了两屉两样馅的,一共才十三块钱吧。我记得当时自己很惊讶,怎么会这么便宜。这样的东西在站前的店里好像得贵上一倍吧!等待包子的时候,我像是把自己还原到了世俗的生活中一般,想自己所经历的那些时日像是一梦。不真实!病友在和我说起自己的痞气来,如何和别人打架,如何脾气不好。有那么一阵子,我倒想思考自己是不是有些软弱了。一直以来,逢人说话都像是没力气一样。看着包子铺中稀稀落落的人,服务员爱理不理地忙着自己的。他们似乎不讲什么亲和。
  回到病房里,我们两家孩子欢欣鼓舞地支起了各自的电视机,那种情景太难忘了。玮玮不停地要换碟,其实也没有几张的碟片。然后,我们又各自打开饭盒,包子还温着呢,看着玮玮那么香地吃,我不和病友一起你一句我一句地介绍起狗不理来,然后,我和病友再次到楼梯口处,那天好像我抽了一支烟。
  后来,在天津的那段日子,我会灵机一动,问玮玮想不想吃包子。我又单独去过一次。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镜头7:

  天津街头一个人走
  03年我开始认识生命
  玮玮下了门冬了。玮玮胖得没了样。玮玮疯狂地想吃东西。我就到曾经提到过的万全道的面食店给他买吃的了。那天,正好是下午4点多钟,面食店里挤了好多下班族,我到来后,那些大姐开始给我准备我要买的东西了。
  我该为玮玮换些吃的了。在门冬期间,玮玮和我们一起吃没有油味的包子。是我特意托面食店的几位大姐给特制的。在这间小店里,我得到了难得的支持,好多回,我坐在板凳上等着她们切馅、拌馅、和面、包制,她们一边有序地做着,一边不时给我讲她们亲戚的事,讲一个亲戚如何治好了,现在上班了,还答应我有时间领我去看他。应该说那间朴素而平常的面食店成了多少天之后,回味天津的一个好念相。我也在那里打发了许多难捱的时光。因此,当我每次带了热热的包子回去,都心生光明。第一次时,玮玮相当兴奋,几乎吃了一多半的包子,小肚肚涨得鼓鼓的,我看了又高兴又辛酸。当我再吃时,那包子里传来浓烈的花椒味,是大姐们怕包子味不好,就故意加了配料的。可是因为没有油,包子们仍然溢着烀菜的味儿,说实的,我是硬着头皮吃下了,那让我联想到小时家里烀野菜喂猪的事。
  这次,我把玮玮下疗的事告诉了几位大姐,玮玮可以吃带油的食物了。几位大姐推荐我吃她们做的葱油饼。她们整整做了一锅的葱油饼,还特意在每一个饼上多放了好几回油,每一次当小油刷在每一张饼上来回走过,当每次她们掀开饼锅盖子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就来。那种滋味一直沿续在今天,每每看到家乡有人做葱油饼我都会想起我静坐在饼锅前期盼的样子。
  那天,我带了七八张葱油饼往医院走,它们就在我的衣内,新出锅的它们软软的,肉乎乎的,弄得我胸口热热的。非常清晰地记着,自己快乐地往医院方向走时,第一次注意到了这条路边的小店,有一间是糕点店,我甚至走了进去,想见玮玮生病前我们在糕点店最爱吃的那种小蛋糕,想玮玮一叉一勺地吃着蛋糕,喝着热橙汁的样儿。那天没有发现玮玮在家时爱吃的那种,我还是下了决心再经过那里时,再给玮玮带点回去。
  玮玮吃葱油饼的样子很可爱,妻用刀将葱油饼分开给玮玮吃,我一边吃饭一边看他贪婪地享用,甚是欣慰,玮玮好久没有这样了。现在,每每提及天津,那家面食店到病房之间的路成了我记忆中的宝,他承载着我们一家少有的快乐!天津的街头我常常一个人走过那条寂寥的街路,偶有雨雪更增加了自己的信心,常常是这样想着玮玮的每一餐而不知不觉走到了住处或病房。那时真真切切地感觉生活正撕了他的本来面目给我看,我从未感受到的那种感觉,原来生活可以这么坚定地过!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5-19 9:58:31编辑过]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生活中不是没有美

而是在于发现 

TOP

人生梦

TOP

镜头8:
    天津病床
    03年冬
    儿子的小腰
    我第一次那么莫名地麻木了。真的!因为眼前躺在床上的是我的儿子,玮玮才三岁半,原来听了都可怕的腰穿和骨穿就要成了小家伙的家常便饭了。
    第一次的骨穿是我送玮玮进的。那是在门诊,然后是午后的结果,告诉我们这是事实了。我想忘了玮玮在我要出离门诊的骨穿室时的惊恐,可是我不能。每每想到这时,我就在脑海里回荡着玮玮哭泣的样子。
    之后,入了院,玮玮的骨穿一次比一次难做。记得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是医生的缘故,还是玮玮自身的问题,医生居然抽不出玮玮的骨髓,费了好大劲抽出一点,“骨髓纤维化”,抽不出来,做不了M2D,当时我不知道,M2D是什么,后来才知道,是为了评估预后而做的一次检查。因为玮玮没有抽出足够的骨髓,所以,时至今天,玮玮的预后,成了一个谜,谁都没法破解。
    有时候,玮玮做腰穿要和其它孩子一样了,需要几个大人来摁着,每一次我帮其他的病友来摁孩子的时候,心理就想像着小时候,大人们屠猪时的样子,孩子们的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让人不忍!比起这些孩子来,玮玮是属于乖的那种,他也哭喊,他喊时,大多都在要求我,“爸爸不要摁了,我不动!”我才恍然地看孩子的手,有些红红的印了,是我过于紧张造成的。我稍稍放了手,玮玮果真不乱动!玮玮最想要爸爸来陪做腰穿,我算计着,一定要我在场。可是有一次还是让我给错过了。那天早晨,玮玮该有一次腰穿了,看到邻床的小朋友吃薯条,玮玮也想吃。我就赶紧跑到家乐福超市下的肯德基去给玮玮买,我想也就是20来分钟的时间,不会轮到玮玮的。可是当我刚到肯德基,妻的电话就来了,说是玮玮想要爸爸。我拎了薯条赶到病房时,三四个病友正在摁着玮玮,玮玮侧着身子朝向窗子,医生背对着门的床边给玮玮做着腰穿,玮玮没有看见我,我却听到玮玮在边上小声地啜泣,怕打扰了正常进行,我只有在一边等。医生收起了家什,然后走出病房时,玮玮开始了他为期6个小时的平躺。那次,我清晰地看到了玮玮雪白的小腰,那么无辜地被别人戳破,然后一点点的东西抽出来,一点点的东西打进去,一块大药布粘在了那个幼嫩的小腰上。之后的岁月,那个小腰上成了医生光顾的寻常之处,只是到了上海,不再需要家属来摁孩子了,我也就不再看到那样惶恐的场面了。可是,那种记忆挥之不去啊!每每从骨穿室抱出玮玮,那样的镜头就会不自主地浮现在眼前。之后几天,直到玮玮那块纱布被取下,留下了一块块胶带的痕迹,玮玮说疼,我就只能不去急着弄下了那些痕迹,直到再和玮玮洗澡时,才小心地从玮玮细嫩的小腰上弄下来,在玮玮的小腰上,有许多的这样印记,永远印在我心上。
    有时,风闻某某病孩子被打腰穿打没了,心中就不寒而栗。玮玮和许多病孩一样,经历了那么多的苦痛,学会了支配自己的时间,在腰穿之前,他也苦恼,但还是用静静地做点他喜欢的事,如看动画片之类的事来打发难捱的时光。我们正朝着胜利的方向前行!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曾经就这么一路走过,我用我全部的坚强陪着儿子做化疗,眼前依稀还是我一次次一手拖着旅行箱一手牵着儿子踟蹰走向湘雅医院的情景,那个时候我多怀恋儿子没发病时的时光啊,之前哪怕最不快乐的时刻在我的回忆里都是最奢侈的幸福!现在儿子走了,所有我带着他化疗时候的时光,哪怕他那次眼睛感染我们度日如年的日子,都因为有儿子鲜活的声影,耳边有他真实叫“妈妈”的声音而成了我最幸福的回忆!!!!人生无常,祸福转眼间,请大家一路保重!

TOP

     "因而孩子每到门冬,就绿了眼睛,一旦门冬下疗了,就如狼似虎地海吃,那样子让人看了、想了都会流泪。"

      看到这里,就想起儿子第一次上门冬的情景.我每天都去医院附近的超市变着花样地给儿子买些番茄白菜手工粉手擀面细米粉血年糕什么的,用个最小号的电饭锅,偷偷地躲在门后给儿子煮.他什么时候要吃了,我就什么时候煮,就是清汤汤的,上面漂着一点点油花花,儿子也吃得很是香甜.那个疗程从医院回就是大年三十,给儿子开禁以后,就如狼似虎地海吃!看着他吃的那个样子,就觉得活着真好,他可以这样吃,我可以这样看着他吃..........

   

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曾益其所不能。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愿你我共勉!

TOP

风筝飞了:曾经就这么一路走过,我用我全部的坚强陪着儿子做化疗,眼前依稀还是我一次次一手拖着旅行箱一手牵着儿子踟蹰走向湘雅医院的情景,那个时候我多怀恋儿子没发病时的时光啊,之前哪怕最不快乐的时刻在我的回忆里都是最奢侈的幸福!

wumeild:那个疗程从医院回就是大年三十,给儿子开禁以后,就如狼似虎地海吃!看着他吃的那个样子,就觉得活着真好,他可以这样吃,我可以这样看着他吃..........

生活有那么多的相似,我们都曾那样一路走着,挽着幼子的手臂,坚强地走路。回忆着,珍惜着!所以,感觉讲述着故事的时候,又重温着我们这类人对于人生的理悟啊!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镜头9:
    天津医院
    主人公:孩子们
    孩子们在一路的风雨中经历着他们独有的苦难。我想起阿 托尔斯泰对人们说:要在碱水里洗,在咸水里泡,不由得看孩子们的苦难时有一种难言的味道了。在这洗泡之中,孩子们懂得了的实在太多了。
    玮玮和病友的交流是从和邻床的小病友的交流开始的。在津时,我们住的是三人病房:窗户边是一位秦皇岛的M3,中间床是来自凤城的小美女,也是急淋L2,玮玮把门。M3的小男孩很有小脾气,稍有不顺心便大嚷,有时,看到我们两家孩子有什么新鲜的东西,看准了上去就是一把,如果没有得逞,或许他会来上一个第二次。小美女的也是相当有脾气的,能说善舞的那种,每有爸爸妈妈买了新玩意儿,她就会在床上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不亦乐乎,毫不掩饰。玮玮显得沉稳些,他也学会了应对之策,当M3的病友来了,该不见的东西就不见了,而更多的时候和小美女交流的比较多了。三个孩子在我们家人间的交往下渐渐熟悉了起来,也慢慢学会了交流与合作。
    三个孩子的合作好像是一个不经意的午后显露出来的。早上的时候,医生们浩浩荡荡来查房前,我们被护士长和几个护工吆喝着出了病区,孩子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些,但还是经历了一番选择留下其中一个,不情愿地送走另一个。中午的时候,就听到他们研究了一些什么事,好像是说打谁谁。小美女揪着小嘴说“打”的样子很有特点,几分严肃,几分可爱。晚是送饭来时,几个家长不约而同地向我说:孩子们造反了!
    原来,一个刘姓护士一如既往地来病房,她大摇大摆,命令式的口吻招来了孩子们的反感,也许是孩子们预谋好了的吧,我不得而知,当她刚走到门口时,一个酸奶瓶子就飞了过去,打了个正着。后来才知道,那是玮玮的杰作。玮玮终于暴发了,还没等护士和家长们反应过来,小美女就跳起来大喊:“出去!”紧接着,还没等护士缓过神来,三个孩子就撒欢似的齐声大喊起来:“出去!出去!出去!”
    至今,每每提及此事,玮玮仍记忆犹新,能说清事情的原委。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对孩子们申明道理,他们尽情释放心中的苦闷,虽然这种方式值得推敲,但对于整日圈在病床这个狭小天地间的他们,又能如何呢?

QQ:79245611 我们走过雨走过风,慢慢地将心靠拢!就让我默默地为你祝福,有爱就有好梦!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