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移植经验怎么样?
本人,女,79年生,09年1月12日确诊急淋L2,PH+,从1月23日起服用格列卫,第一疗程后达完全缓解至今,于2010年4月15、16回输父亲干细胞,现已术后八年,新发非霍奇金淋巴瘤,目前正在完善检查中。

TOP

我不清楚。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我于4月28日住院开始进行B方案的化疗(第一天MTX:1600毫克,第二天和第三天,阿糖胞苷,每天两次,每次4.5克,共18克)。化疗之前复查了骨髓和融合基因,并做了腰穿+靶注。骨髓原淋+幼淋为0(从第一疗程缓解开始就为0),腰穿正常,融合基因阴性,定量仍为0.00%。化疗期间出现了咽喉肿痛,口腔溃疡00,发烧一个星期左右,最高位39度2,血液培养等未发现真菌和细菌。白细胞最低检查结果为80。现在血象已经恢复正常,于昨天正式出院,回家休息两个星期后再返院进行A方案化疗。

想请问战士,你在以前说,天津血研所在成人急淋自体移植前需要做我这样的两个A+B的大剂量化疗,而对于异基因移植前是否有必要没有答案,所以不知道这样的方案对于我现在的病情来说是否存在过度治疗?我这次化疗感觉副作用很大,身体也很虚弱。有些担心移植前化疗对于身体的损伤过大。

还有就是我目前的融合基因不但转阴而且定量检测从上次开始就为0了,现在在化疗期间停止服用格列卫,而在白细胞和血小板恢复正常后再继续服用,这样的方案是否合理和有必要呢?现在格列卫服用的时候感觉副作用也很大,基本上每天都会出现反胃的现象。

本人,女,79年生,09年1月12日确诊急淋L2,PH+,从1月23日起服用格列卫,第一疗程后达完全缓解至今,于2010年4月15、16回输父亲干细胞,现已术后八年,新发非霍奇金淋巴瘤,目前正在完善检查中。

TOP

我应该说过“天津血研所在成人急淋自体移植前一般都需要做这样的两个A+B的大剂量化疗”,但是不记得有没有说过“对于异基因移植前是否有必要没有答案”。一般认为异基因移植前没有必要做过多过强的化疗,但是不同移植中心的观点不尽相同,也有的认为在急淋移植前需要做几个大剂量强化治疗的。

 

融合基因很快转阴说明对治疗反应比较敏感,是好事,但是检测结果为0不是说体内就没有白血病细胞了,只是说明骨髓中白血病细胞数量已经低到这种检测技术检测不出了,因此继续用药是有必要的。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移植前的化疗既然是为了更多的杀死白血病细胞,那这样的大剂量化疗方案是不是在杀死白血病细胞方面比普通的化疗方案的效果要好?在不出现耐药的情况下。是不是移植的时候体内的白血病细胞越少则移植的效果越好,复发的几率就越低呢?

 

我现在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出现复发的可能性很小呢?因为我的融合基因定量都为0了。心情不好和生气对复发的影响有多大呢?这段时间老公总是和我吵架,我心情很糟糕。也有点担心自己的病情。

本人,女,79年生,09年1月12日确诊急淋L2,PH+,从1月23日起服用格列卫,第一疗程后达完全缓解至今,于2010年4月15、16回输父亲干细胞,现已术后八年,新发非霍奇金淋巴瘤,目前正在完善检查中。

TOP

没有什么方案是专门作为移植前方案用的。理论上讲,移植前体内肿瘤负荷越低移植后复发率应该是越低,但是一味追求通过更多、更强化疗尽量减低肿瘤负荷,可能因为感染多、输血多、耐药发生等因素反而影响了移植的效果。

 

我前面好像说过了,Ph阳性的急淋如果能通过规范治疗很快获得遗传学、分子生物学缓解,肯定是个好现象,相对而言,复发会晚一些或复发率少一些。

 

肿瘤的治疗,心情是很重要的因素。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今天在家附近的医院复查了血常规,比一个星期前出院时的血象都有所增长,白细胞从出院时的5千多涨到了现在的1万零90,血红蛋白从8.5g涨到了10.8g,而血小板从528涨到了961,血小板已经严重高于正常值,不知道这样的增长现象是不是正常呢?这期间我一直服用格列卫,每天4粒,不是说格列卫会轻微的降低白细胞和血小板吗?为什么出院后一个星期反而涨了这么多呢?这个星期我也没有感冒等症状的发生,身体除了感觉还有些虚弱无力外,无他不适症状。

 

另外我还有个疑问,不知道白血病的类型会不会随着治疗或时间的推移而发生转化?我发病初检时的骨穿报告中,粒细胞系只有中性分叶核粒细胞占2.5%,红细胞系只有晚幼红细胞占0.5%,淋巴细胞系中原始淋巴细胞占75.5%,幼稚淋巴细胞占10%,成熟淋巴细胞占11.5%。而我随着治疗,从第一疗程缓解开始,原淋+幼淋的比例均为0,而粒细胞中,原始粒细胞和早幼粒细胞开始增加,这次住院开始的骨穿报告,粒细胞系中原始粒细胞和早幼粒细胞基本都接近正常范围的最高值,但没有超出,而且嗜酸性中幼粒细胞0.5%,嗜酸性晚幼粒细胞1.5%,嗜酸性杆状核粒细胞1.5%,嗜酸性分叶核粒细胞3.5%,虽然几项都没有超过正常范围,但是在报告中增加了一句嗜酸性粒细胞易见占7%,还有就是红系的各项都高于正常范围。不知道,这样是否属于正常现象呢?

 

对了,唐兄弟姐妹和表兄弟姐妹之间是否可以做单倍体移植的配型呢?

本人,女,79年生,09年1月12日确诊急淋L2,PH+,从1月23日起服用格列卫,第一疗程后达完全缓解至今,于2010年4月15、16回输父亲干细胞,现已术后八年,新发非霍奇金淋巴瘤,目前正在完善检查中。

TOP

1 急性白血病患者化疗后血小板明显升高,至少不是坏事。说格列卫能减低血细胞,那也不是绝对的,不一定都会引起血细胞减低。
2 白血病类型转换的有,但是极少,从你提供的信息还看不出有类型转换的证据。
3 唐兄弟姐妹和表兄弟姐妹之间有可能是单倍体相合的。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6月5日住院,进行第三个强化A方案化疗。化疗之前,进行了骨穿、腰穿、血常规、融合基因等各项检查。骨穿缓解(原淋+幼淋继续为0),融合基因阴性,定量检测继续为0.00%,但是腰穿的结果不太理想,颅内压175,蛋白等生化均在正常范围内,只是有核细胞为8个(正常值为小于8),医生又给我做了一次腰穿,结果颅内压60、生化正常,并且有核细胞为0了,而且第二次腰穿送了流式细胞检测,未检测到白血病细胞,结果正常,医生说这样就可以排除中枢神经侵润了。但是我还有个疑问,我第一个诱导化疗缓解后行腰穿和靶注时,第一次腰穿的结果有核细胞是10个,第二次为0,第三次为3个,第四次为0(诱导化疗后一共做了四次,隔天一次)。第二次住院(第一个a方案前)腰穿有核细胞为0,第三次住院(第一个b方案)腰穿有核细胞也为0,但是这是第四次住院,而且上个疗程是大剂量的MTX和阿糖胞苷,理论上是可以透过脑血的,结果有核细胞都为8个,是不是说明,有中枢神经侵润的倾向呢?而且我这次第二次腰穿虽然为0了,但是也是第一次靶注了甲胺鲽伶后,有药物的原因吧?对于我这样的情况,我是否应该多做几次腰穿进行巩固治疗一下呢?如果是有中枢神经侵润的倾向,那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效应是不是又要减弱很多?大概要减弱多少呢?

 

对了,还有,我第二次住院(3月24日)复查的融合基因的定量是0.0000%,那个时候的参数指标是G6PDH基因定量(G6PDH-RNA),结果是BCR-ABL/G6PDH,而现在的参数指标是ABL基因定量,结果是BCR-ABL/ABL,结果的精度就变成了0.00%(缩小了两位),想弱智的问一下,呵呵,这样的改变对精度是否有影响?这种检测的方法是不是就是PCR定量检测?

本人,女,79年生,09年1月12日确诊急淋L2,PH+,从1月23日起服用格列卫,第一疗程后达完全缓解至今,于2010年4月15、16回输父亲干细胞,现已术后八年,新发非霍奇金淋巴瘤,目前正在完善检查中。

TOP

1 不要只是看细胞数,应该还要看细胞形态、分类,腰穿难免会有一点点损伤的,根据你提供的那些情况看,只是偶有细胞数略高,不应该有你这样的顾虑。

 

2 是定量PCR。 你想得太多的,不存在你想的精度问题。

博学而后成医   厚德而后为医   谨慎而后行医〔建议咨询者看看“发咨询帖子须知”等置顶的帖子〕(我在这里可以帮助经治医生就诊疗问题做一些解释工作,但是不可能替代经治医生,没法回答详细诊疗方案)

TOP

返回列表

血液病家园